A1小说最好的小说导航网站,精彩小说为您精心推荐!手机版

A1小说 > 男频 > 恐怖 > 行走在阴间小说在线阅读 徐祸桑岚最新章节

行走在阴间

天工匠人 著

恐怖连载中

徐祸自打出生起就克死了父母,爷爷说他注定是个祸害,直到他高中的时候突然传来爷爷的死讯,遵循着爷爷的嘱托,他靠着爷爷留下的半部道书在都市中扮成了风水大师,四处招摇撞

125万|次点击更新:2018-08-25 08:49:39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手机app阅读收藏书架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行走在阴间》是一部都市恋爱题材的言情小说。主角徐祸桑岚。作者天工匠人。讲述了徐祸自打出生起就克死了父母,爷爷说他注定是个祸害,直到他高中的时候突然传来爷爷的死讯,遵循着爷爷的嘱托,他靠着爷爷留下的半部道书在都市中扮成了风水大师,四处招摇撞骗,直到被卷入了一件诡异的灵异事件中。

《行走在阴间》精彩试读

那我从住所出来之前,见到的那个,让我帮他找李蕊的又是谁?

攥着方向盘,我大脑一阵混乱。

打着火,一阵风急火燎的开回住所。

上了楼,打开门,屋里空无一人。

床上的毛巾被似乎都是我几天前起床后的样子。

打电话给张喜,电话居然接通了。

电话那头,却传来了孙禄的声音:

“徐祸,祸祸,你别他妈磨叽了,赶紧过来吧!我一个人顶不住!”

挂了电话,我回头往床上看了一眼,下了楼,上了车,直接开往齐天县。

路上,我想起姥爷骂我的话:

“你就不该生下来,你就是个不祥人,是个祸害!”

我又不自觉的想到了桑岚、季雅云,和这些天的遭遇。

再熬不到一年,我就毕业了。

只要过了心理评估,我就能毕业,能有工作,有公家安排的免费宿舍了。

怎么一下子像是变天似的,全都变了……

赶到齐天县,张喜县城的家里。

一进前院灵堂,我的心就猛一抽搐,紧跟着,头皮都快炸开了。

灵堂明显布置的很匆忙,很简单。

大大的‘奠’字下面,八仙桌上居然排了一排五个人的照片!

灵堂中间居然停放了一口鲜艳的红漆棺材,棺材敞着,里面躺的赫然就是张喜!

“这都是谁给操办的?”我气急败坏的问孙禄。

孙禄斜眼看了看旁边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

那男的居然笑呵呵的对我说:“你也是张喜的同学吧?我是张喜的舅舅,这是他舅妈。我姐夫他们家人丁单薄,这白事只有我们来办了。”

我见孙禄脸色难看,就问:“问事的呢?你们没请问事的?”

张喜的舅妈叹了口气,“唉,姐夫他们家一家五口都死了,我们家经济也不怎么好,也不能大操大办,只能是走个仪式送送他们一家。明天一早,找辆车把张喜拉到火葬场火化了,总算也对得住他们一家了。”

见她哀声叹气,两夫妻却都没有半点悲色,相反,眼神里居然还有些喜滋滋的。

再看看孙禄黑着个脸,我有点明白状况了。

张喜一家子全死了,这两口子多半是瞅着他们的家业,根本就无心打理丧事。

我走到棺材旁,仔细看了看张喜的尸体,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他是什么时候死的?”我问。

孙禄走过来说:“我三天前过来找他,他家里没人,向邻居一打听才知道他家出事了。我怕喜子受不了打击,就到处找他,结果发现他吊死在自己家的桃园里了。”

“你觉得他是什么时候死的?”我又问了一遍。

孙禄愣了愣,“看尸体僵硬的程度,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应该死了不到二十四个小时。对了,他家里人是七天前出的事。”

七天前?

那不就是我准备来齐天县的前一天?

那时候我给张喜打电话就已经打不通了,难道说……

不对,那次回来的路上,他还给我打过电话的。

我又仔细看了看张喜的尸体,边看边问孙禄是谁给他换的衣服。

孙禄说是他换的,一边说还一边狠狠瞪了一眼张喜的舅舅。

张喜这会儿身上穿的是一套黑色的西装,脸色安详,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可是我和孙禄一起看了他一会儿,抬起眼对视,却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恐。

孙禄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祸祸,这都三天了,这个季节,尸体怎么都没生尸斑啊?”

我一言不发的走到棺材尾部,伸手在张喜穿着皮鞋的脚面上摸了一把,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对张喜的舅舅说:“这样不行,必须得找个问事的来,重新替张喜操办。”

张喜的舅舅干笑两声:“呵呵,我们两口子都不在本地,哪认识什么问事的。再说了,这都停三天了,还重新操办什么啊。”

见他一副皮笑肉不笑,敷衍了事的样子,我气不打一处来,冷冷的说:“尊重一下死者吧。”

说完,我让孙禄在这儿盯着,说我去找问事的来。

问事这个行当是很特别的。

如果没亲属或者德高望重的人出面,问事的就绝不会掺和红白事。

张喜的舅舅不肯出面,我只好就近去找别的问事人。

而我在这里认识的,也只有有过一面之缘的小桃园村问事张安德。

来到小桃园村,我凭着上次的印象直接找到张安德家里,刚要拍门,忽然,里面传来一阵哭天抢地的声音。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敲门,门忽然从里面打开了。

迎面出来一人,居然就是张安德!

“来了?”

“昂。”我下意识的回答。

“那赶紧去把事办了!”张安德一边系着扣子,一边上了我的车。

天已经黑了,这会儿也顾不上多想。

上了车,我直接对张安德说:“我想请您去帮忙主持一件丧事。”

张安德立刻说:“应该的,我欠你的。”

“欠我?”我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却见他双目低垂,正襟危坐在后座上,一副不想多言的样子。

我没再多说,心急火燎的带着他到了张喜家。

一进灵堂,张安德就变了脸色,厉声问:“这是谁主事的?怎么会把遗体停在红棺材里?”

张喜的舅舅说:“这棺材本来是张喜的奶奶给自己准备的寿材,老人家没用上,我就做主给张喜用了。”

“胡闹!”张安德大步走到棺材前,只往里看了一眼,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恐怖小说排行

人气榜

X

扫一扫,查看手机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