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小说最好的小说导航网站,精彩小说为您精心推荐!手机版

A1小说 > 女频 > 灵异 > 鬼曲小说在线阅读 王珊全文免费试读

鬼曲

吻妹 著

灵异连载中

王珊从小就常常做一个奇怪的梦境,梦中的女子一袭白衣,捧着自己的头颅,在漫天风雪中对着墓碑梳理着自己如瀑般的长发,甚至能感觉到她呜呜的呻吟,直到成年之后,王珊才明白

5万字|次点击更新:2018-08-17 08:46:01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手机app阅读收藏书架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鬼曲》是一部都市恐怖题材的言情小说。主角王珊。作者吻妹。讲述了王珊从小就常常做一个奇怪的梦境,梦中的女子一袭白衣,捧着自己的头颅,在漫天风雪中对着墓碑梳理着自己如瀑般的长发,甚至能感觉到她呜呜的呻吟,直到成年之后,王珊才明白,这根本不是什么梦境。

《鬼曲》精彩试读

看着他举起了手枪,我们三个满腔热血的少年也就有了种跌落冰窖的挫败感。文锦和林志愣在当场不知所从,神情里甚至充斥着惊恐与绝望。但是我的心里却跟长了草一样隐隐有些不甘,好强的性格多会表现的比较硬气,不愿向时局和敌恶低头。我也不记得当时自己是被憎恶扬善的正义感冲昏了头脑,还是刹车失灵不由自主。尽管心里知道这不是闹着玩的,可双腿却已经叛变了似的,完全违抗着我的调配。

事情发生的也很迅速,没有足够的时间让你思考、判断、下定一个决策。当震耳欲聋的枪响贴着头皮响起时,我明显的感觉到一股强劲的气流朝我的方向疾速压来。我的倔气是没办法和抢眼抗衡的。但所幸的是,子弹偏离了原定的轨迹,几乎是擦着我的发梢掠过的。我甚至能感觉到那势不可挡欲贯穿一切的气流掠过时,有轻微但霸道的风扫拂了我的睫毛。

我没有被子弹击中,却让这震耳欲聋的枪声给摄去了心魂。一时间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旋转,蒿草、矮松、山葡萄藤、文锦和林志的脸……,眼前的一切都像是被横向拉扯过了一样,变得混沌和模糊。耳朵里嗡嗡鸣响,一阵阵一层层,和伙伴们的喊叫、辱骂、厮打声融合在一起。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当重新找回意识的时候,就像刚刚醉梦醒来一样的茫然,甚至思维浑浊。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当时是年轻女子及时的推开了枪堂。否则的话,我只怕早就肠穿肚烂横尸荒野了。现在想想还真是惊险,也不免有些后怕。

文锦后来告诉我,当时看着我奋不顾身的往人家抢眼上撞,她还以为我让‘黄继光’的鬼魂给附体了。那势头跟人家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不共戴天似的,脖子都涨红了,上面的青筋一跳一跳的。

拿着手枪的大汉肯定也没打算真的开枪,毕竟那是犯罪。但是我的气势实在太吓人了,威吓之下他略一紧张也就动了真格的。但所幸的是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女子及时出手救下了我,因为距离太近子弹的爆发力顷刻间就像火山爆发,强大的气流波冲击着周边的一切。加上我本来就神经敏锐,被枪爆声一惊,就开始脑充血。连惊带吓便开始了短暂的思维休克。

打了这一枪,大汉自己也愣了神。可不是携带手枪的人都有足够的勇气去开枪杀个人。年轻女子推偏他举着手枪的手之后,就开始和他厮打,遇此文锦和林志也迎上去帮忙。我当时都懵了,属于脑死亡状态,也没办法去助阵。眼看三个人就要拗不住他了,身后的丁墨也跑了过来。他可能是被我们疯狂的行为给感染了,迎来后从地上摸了快板砖,不由分说的砸在了男子的头上。

丁墨生的眉清目秀文质彬彬,戴着一副高度数眼镜,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子秀丽和矩套,倒也得体温雅。但这种人肯定不是打架斗狠的料,属于手无缚鸡之力的软汉子类型。如果指望他这一板砖能砸晕这个体态魁梧的大汉,年轻女子的那一扳斧肯定早就搞定了。所以当时的情况是,丁墨一板砖砸下去并没有什么显著的成效。见此他就急了,也带了几分怒恼。刚才还有些顾虑,此时也全然的融为了愤慨,轮着手上的板砖死命的往大汉脑袋上扣。后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给人家脑袋骨敲酥了,成势时文锦和林志都缓回了神连忙将他拦开。但丁墨已似疯兽一般,眼镜的镜片和发梢都溅上了血沫。

这天的行为实在是太疯狂了,以至于让我至今都难以相信,它就这么发生了。当我缓回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收拾残局。我看到司机师傅喝了点水已经苏醒,但面色很不好看。年轻女子让文锦和林志帮忙找绳子捆绑两个男子,她自己却慌里慌张的打开电脑,十指如飞的敲击着键盘。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倒像是个专业的女特工或者黑客。

林志走过来给我拿了瓶矿泉水,喝了水我的头脑才渐渐的清晰。转身看到眼前混乱的战场就忙问林志这是要干什么?

“我以为我中枪了”我双手迅速的搜索了一遍全身,见没有枪伤,这才放心的说。

“刚才太危险了,珊姐你差点遭了抢眼。”林志还是心有余悸,说着又看向丁墨。丁墨此时正在给那个被自己敲晕的大汉剪头发,旁边放着一打矿泉水,看架势像是打算给人家理完发后冲洗护理一番。“他刚才以为自己杀死人了,别提有多紧张。后来发现这个人没死,只是脑袋上破了块皮。”

“他在对他做什么?”我费解的问。

林志向我耸了耸肩。“应该是怕感染,想把他的头发剪掉,然后清洗伤口。要知道那个人不能死,死了的话丁墨就是杀人犯了。”

“别傻了,要是他死了,我们所有人都是杀人犯”我仅知的法律常识告诉我,要是这里有人丧命,大家谁都逃不了干系。

“是这样的吗?”林志问。

“当然。”我坚肯的说“不过这些人都是黑社会,我们应该属于正当防卫。额……,最多摊个防卫过当的罪嫌。”

我也不知道过失杀人在我们国家会怎么判,但毕竟是杀人害命,谁也不想摊上这样的血腥事。

文锦正在搜查‘敌人’的装备,看看有没有好玩的东西。此时见我和林志正在说话,便知道我已经没什么大碍,提着手上乱七八糟的袋子走过来对我说:“嘿,王珊兄弟,你瞧瞧这是什么?这帮人可真有品味呀!”

文锦说着将一只手提袋敞开着,捧到我和林志跟前。袋子里面有两只塑料饭盒,其中一只饭盒的盖子已经被文锦揭开,我伸头看了一眼就觉得头晕目眩,饭盒里面竟然有三只血淋淋的人耳朵。

在古代割耳削鼻多是用在战争上,士兵用敌人的左耳来证明自己的战绩。但是这些人收集人耳是有何用途?并且用塑料饭盒储藏,不免让人产生一些不良的遐想。

看到三只血淋淋的人耳朵我先是恐惧,然后就渐渐有些恶心了。忙推开文锦骂道:“你这妞子没问题吧,这么恐怖的东西你把它捧出来干什么?”

文锦双手一送,将袋子和饭盒扔掉。耸着肩不削的说:“这有什么好恐怖的,我小姨生孩子那会儿才叫恐怖。那脐带跟涮了苋菜汤的海带条儿似的,啪啪啪的从我小姨的XX里拽出来,一端还连着哇哇嚎哭的小孩。床单、地板、小孩的身上、我小姨的下体都是血汪汪的红泽……”

我和林志听的目瞪口呆,文锦绘声绘色的演说却越说越夸张,双手在胸前做出一个拉扯的动作,仿佛正在扯动血淋淋的脐带和血线。

终于林志坐镇不住了,正要举手抗议文锦的描述,可话还没脱口,就已经俯身在那呕吐起来。

“你目睹了你小姨生孩子的全程?”我惊讶的问,心想这种事情怎么会让你看到呢?你们家长辈就不怕给你带来什么心理阴影和不良影响吗?

文锦倒觉得无所谓,看着我和干呕导致脸红耳赤的林志,尴尬的笑了笑:“我要说的是,这东西其实没什么可怕的。耳朵嘛,谁都有,只是这三只耳朵的出场位置和场景异于常态,不过……,他们从哪里割来的耳朵呢?”

正在清洗大汉伤口的丁墨听到了我们的谈话,也迎了过来。他用脚尖挑了挑手提袋,面色开始白沉。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左右看了看对我们说:“三只都是右边的耳朵,说明有三个人丢了耳朵,也不知道这三个人现在还是不是人,或者说是尸体。”

丁墨思考问题总是那么的客观,话语一出连带的就是一些司法问题和客观存在的因素。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内心里有一些难以抵制的压迫感。我甚至觉得若不是先发制人,我们所有人的耳朵都有可能存放进这两只饭盒里。那时候我们可不仅仅只是丢了右耳,丧了命也说不定。由此可见这帮盗墓贼的穷凶极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

X

扫一扫,查看手机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