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 手机版

首页耽美→ 心不由你

心不由你

犬升 著 主角:尚白沈星捷

完结 付费s 现代 宠文 虐恋,言情 豪门,总裁

学渣沈大少不顾老爹反对,翘掉高考打算远走他乡,计划即将得逞之际被一个陌生路人给坏了好事,仔细多瞧几眼,这位路人身材性感颜值高,自己喜欢的样子他全都有。 无独有偶,一礼拜后,沈少爷被自家父亲的手下强行押回学校复读,结果发现自己竟和对方成了同桌,沈少爷决定要把这人追到手,荃兴坐馆的金叵罗和已故毒枭的遗孤从此有了交集...

12.67万字 更新:2019-05-13 13:42:20

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心不由你》小说连载于长佩文学小说,作者犬升,尚白沈星捷是这本 小说的主角。主要讲述了:尚白尚且觉得既然做不成恋人那么做朋友总该可以的吧,没曾想这个沈星捷也是个固执的,当初追求自己的时候,尚白那时候对这种同性之间的爱情尚且停留在祝福别人的那个阶段,可没想到平常打闹的兄弟有一天突然对自己表白,这可把尚白雷的够呛,可他没想到的是这个沈星捷不光是个行动上异常主动的主,就连分开都都异常干脆,而且还是那种老死不相往来的那种,这就让尚白不习惯了,你说你一个爷们怎么就那么脆弱,就被他拒绝了至于连朋友的没得做吗,况且他只是不习惯而已,又没有说不喜欢沈星捷。

心不由你

《心不由你》文章节选

宣原从国外度了一个多月回来发现沈星捷就跟换了个人似的,这货明明之前被他老爸强行押回学校复读还老大不情愿,现在却主动约他到到书店来买习题册参考书,这特么是要闹哪样?他认识的沈星捷都不像沈星捷了。

宣原昨天才回国,前不久他跑去国外浪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妹子,两人在为期一个月的公路旅行中擦出了爱的火花,宣原本以为能够跟那妹子谈一场甜甜蜜蜜的跨国恋爱,却没想到对方竟是见一个爱一个的花心大萝卜,打完炮就翻脸不认人那种,才交往了半个月不到对方就把他给甩了个干干净净。宣原当初高高兴兴出门玩,如今是疼痛心碎把家还,结果青春的疼痛还没享受完,第二天就被沈星捷给拉到了外头。

“你他妈一大早的打电话来吵醒我,还以为你是担心我失恋伤心特意来安慰我,结果却跑来这儿买什么学习书籍,沈星捷你脑子还好吧?最近是不是在哪儿磕碰到了?”宣原把手伸过去摸他的头,被沈星捷给拨开了。

“别乱摸,把我的发型弄乱了咋办。”

“沈星捷你还是不是人?你哥们现在失恋了你居然没有半点同情,你简直铁石心肠。”

“你还说有恋可失,至少你曾经拥有过绚烂的爱情,我连他的手指头都没碰过我说什么了吗?我比你惨多了,现在还爱情学业两头不到岸。”沈星捷愁眉苦脸,重重地摇头叹气。

“真不知道你那个阿白到底哪儿好了?”

“不是阿白,是大白。”沈星捷纠正道,跟炫宝一样开始一一细数尚白的优点,“他颜值高,身材好,成绩优秀打架还厉害!”

“你说的这些我也有啊。”

沈星捷将自己挎在肩上的动漫背包取下来指给宣原看,一副自豪满满的表情,“瞧见这个没,他送我的。他真的特别好,哪儿哪儿都好,我喜欢的样子他全都有,现在我整颗心都是属于他的。”

宣原发誓他能从沈星捷那双花痴眼睛里看出粉红色的爱心,绝不夸张。他不屑地“切”了一声,“一个背包就把你给收买了?你要背包的话我可以送你二十个,个个名牌限量款绝不重复。”

沈星捷不以为然,高高扬起下巴,“你送的跟他送的这能比吗?”

“瞧瞧你现在,人家都还没答应跟你交往,你就这副德性了?要真的在一起了估计你连兄弟姓什么都忘光了。”

“那可忘不了,以后我俩结婚摆酒席的话,我第一个给你和洋洋派请帖,记得到时份子钱给多一点,好歹咱们兄弟这么多年交情。”

还是后结婚摆酒呢!呸!这两人能不能在一起也是个未知数,就算在一起了日后也保不准会分手,宣原都不想说他这句话里到底包含了多少槽点了。

沈星捷抱着怀中的一大摞书,一本一本的拿到宣原面前询问:“这个怎么样?你觉得合不合适?”

“沈星捷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干嘛突然这么积极学习了?”

“我前几天不跟他告白了嘛,我说我想追他,他没答应,不过他说如果我考试能够每一科都拿及格的话,可以考虑一下跟我在一起,所以我决定了,我要好好学习,向他证明我的决心。”沈星捷手握拳头像宣誓一般,“恋爱满希望,成绩由我创!”

他现在斗志昂扬,宣原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这小子对学习有过如此拼命的劲头。

“对了,我光看这些参考书其实也不懂,宣原你之前不是请过私人家教吗,你把你的家教介绍一下给我,我要one on one补习。”

宣原不知为何唉声叹气,“我特别好奇你爸要是知道你积极学习的真正目的是这个到底会有什么感想......”

买完书从书城出来,差不多到午饭钟点,两人去拿车的路上边走边聊。

“学校的事情你决定好了没?”

“新泽西那边已经录取了,现在就等通知书寄来,我这次回国也不会呆太久时间,等办完剩下的手续差不多就要过去了,提前适应一下那边的环境也好。”宣原揪了揪沈星捷脑后的小辫子,“哥走了以后不用太想念哥,有空的话就过来美国,哥带你去浪。”

他们哥们仨里头,宣原是学习成绩最好的,也是他们高中上一届的学霸。沈丹东和宣原的父亲是拜把子兄弟,沈星捷因此和宣原打小相识,也是俗话里说的穿同一条裤衩长大的竹马,感情不是一般的铁。

有时候沈丹东也很不理解,自家儿子和宣原在一块玩了那么多年怎么就一点都学不到宣原的优点呢,反倒是宣原被自家那兔崽子给带偏了,以前宣原小的时候特别听话,从不给人添麻烦,简直就是“别人家”的模范好孩子,自打跟沈星捷混一起之后,两人打架闯祸当饭吃,这些年来就没少惹过事。

宣原的车子在路边停放,走近一看的时候,差点没把宣原吓出心脏病,宝蓝色的抛光车身被人用利器划出好大一道痕迹,那痕从驾驶座的车门一直延伸到车尾那儿,就连站在旁边的沈星捷也看得触目惊心,倒抽一口凉气。

这辆超跑是宣原他爸新购置的,上礼拜才提回来,宣原本来想着借他爸的新车开出来装一装逼,结果逼没装成,还被人给弄花了,这下回去该怎么跟老爹交代

宣原绷不住了,气急败坏骂道:“这他妈谁干的好事?!”

旁边一家杂货店的老板向他们这边张望了好一会,确认宣原和沈星捷其中一人是车主之后,走过来好心告诉他们事情经过。

约莫在十分钟前,五六个穿着技校校服的男生路过这儿,那群人在宣原的车子旁边逗留了一阵,随后有个染红毛的男子从书包里拿出一把螺丝刀,朝着车身上使劲划了下去,其余的几个人纷纷起哄,划完车子他们还旁若无人地拍照,离开的时候还大摇大摆。当时挺多路人看不惯,却没有一个站出来制止,生怕惹麻烦。

“那你知道他们现在去哪儿?”沈星捷追问。

老板指着前方的十字路口,“过了红绿灯之后,那群人往边走去了。”

沈星捷正要动身追赶,宣原突然拉住了他,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五金店,沈星捷立马心领神会。

从五金店出来的时候,两人手里各持一根又粗又长的金属水管,顺着刚才杂货店老板说的方向一路寻找。

弄花宣原车子的那群家伙没有走远,这会正准备进一家小吃店吃东西,此刻他们正在路上大声讨论,这些家伙的外貌特征跟刚才店老板描述的一模一样。

“俊哥牛逼!几百万的跑车你也下得去手,你说要让那车主出来看见自己的车子被划成那样,不知会有什么反应?”

另一个人说:“估计会被气到吐血,哈哈哈哈。”

那个染红毛的叫俊哥的男子一脸嚣张,趾高气昂的模样令人生厌,“那么有钱开几百万的豪车到处张扬,我他妈弄花一点算什么,土豪还怕给不起那点维护费吗?”

“就是,再说了,鬼知道那家伙的那些钱是不是贪来的。”

“喂!”沈星捷突然一声大喝,“都给我站住!”

空气顿时安静,那群人扭过头去张望,红毛最先开口道:“你谁呀?”

沈星捷厉声质问:“华夏街路边那台蓝色488是你弄花的对吧?”

红毛做了个耸肩动作,一副无赖到家的表情狡辩道:“我没听懂你在说什么。”讲完还在那嬉皮笑脸,叫人看得想把他给撕了。

沈星捷给他回了个笑,二话不说和宣原抄起水管撒腿飞冲上去,两人行动极快,那群技校生毫无防备,红毛首当其冲遭殃。

宣原黑着一张脸,手中的水管一下一下狠狠砸在那红毛身上,“没听懂是吧?现在听没听懂?啊?听没听懂?!”

红毛那群同伙见状赶紧围上去想要帮忙,两人管他三七二十一,敢上来帮拖的通通往死里殴!

这群技校的家伙虽然人多,可论打架却远不如从小野到大,还有打拳底子的沈星捷和宣原,况且二人现在还有凶器加持,战斗力明显翻了一倍。

“操、你妈!敢弄花我的车,你他妈嫌命长!”

宣原和沈星捷跟撵狗似的,追着那群抱头逃窜的技校生,一路打到了马路中央。

前方一辆车子正往这头驶来,被突然杀出的这帮人给阻拦了去路,驾驶座上的司机没敢摁喇叭催促,生怕滋生不必要的麻烦。

坐在后座上的尚明辉见司机突然在路中央急刹车,皱紧眉头问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

司机告诉他:“有一群学生在打架,打得挺凶狠的,有几个人都头破血流了。”

尚明辉探脖子朝前方路段张望了一眼,结果就被他看见沈星捷站在车头前面使劲挥着水管打人的暴力画面,那狰狞的表情简直就是恶霸一个。

意外的人不只尚明辉一个,旁边尚白也是愣一愣的,压根没想到竟会在这儿碰见沈星捷这家伙,丫真不是一般的能耐,闹事都闹出大马路上了……

尚明辉拍着大腿语气厌恶道:“现在这些年轻人简直不像话,明目张胆当街打架殴人,简直无法无天了!”

尚白不做声,他默默坐在后座上看着沈星捷和宣原把那个红毛重新从马路拖进了小巷子里。

这场闹剧来得快散的也快,马路恢复畅通之后,尚明辉赶紧催促司机:“凝云还在饭店等着我们,抓紧点时间吧。”

车子里播放着尚明辉爱听的爵士乐,尚白坐在尚明辉身边,望着窗外若有所思,尚明辉开口对外孙说:“这几天我休息在家,要不请你那位好同学过来咱家吃顿饭吧。”

尚白愣是怔住,他外公压根就不知道他那位好同学刚刚就站在他的车子前面举着水管肆无忌惮地打人呢。

他不确定尚明辉到底记没记住沈星捷那张脸,于是不动声色说了个谎:“他最近比较忙要去上补习班,不久学校又要考试了,我暂时不想妨碍他,要不等下次吧。”

尚明辉颇为欣赏地点头,“那他还蛮努力的。”这么一对比,又令他想起刚才在大马路上看见的那一幕,冷哼道:“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尚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耽美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