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 手机版

首页言情→ 第二十八年春

第二十八年春

耳东兔子 著 主角:于好陆征怀

完结 付费 言情 现代 生活 甜文

1、陆怀征高中第一次打架就被于好撞见了,于好出于好心劝他去医院看看,结果那人还闲闲地靠在公园的长椅上,一只手抄在兜里,顶着一脑袋的血还不忘调侃她,笑着凑到她耳边,眼睛却看着路旁的樟树说:“哎,我说于好,你该不是真喜欢我吧?” 2、于好高二转学。再重逢,他成了她要调研的对象。陆怀征穿着军衬,双手抄在裤兜里,人微微往下压,半个身子越过桌子凑到她面前与她平视,吊儿郎当地研究她的眼睛,笃定地说:“看的出来,你还喜欢我呢。” 于好真的很想把面前那沓纸摔他脸上,但她不得不承认,陆怀征这个男人,何时何地,于她而言都十分具有魅力,因为她确实再没遇上一个男人能做到——君子色而不淫,风流而不下流。...

40.3万字|95次点击 更新:2019/02/01

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第二十八年春》小说连载于晋江文学城,于好陆征怀是这本小说的主角。主要讲述了:于好没想到参加一场婚礼竟然也会遇见当年的初恋陆征怀,看着他长成了于好曾经幻想过的样子,于好觉得时光有的时候也许并不是那么残忍。不过两个人之间早在高中的时候就没有了牵扯,现在再次重逢也不会有什么波澜。于好是已经二十八了,可是这些年时光教会了她成长,她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陆征怀不是她能够驾驭的。于好虽然会回想起两个人曾经的时光,但是她不会对过去再有什么留恋。

第二十八年春

《第二十八年春》文章节选

器具室,黑洞洞的,没有开灯,里头是一排排整齐的货架,货架上堆着一些杂物,还有一些废弃的老旧航模。

两人分别靠着货架,面对面。

向家冕不耐烦地把西装扣子解开,听他把事情说完,陆怀征抱臂靠着,问了句:“向园知道么?”

“不知道,你别跟她说,被她知道又他妈得闹一阵,我现在就指望安安静静把这合同签了,谁他妈也别给我找事儿。”说到这,他仰头,有些泄气地靠在货架上:“我算是想明白了,我这一生啊,就是责任感太强,没办法,谁让哥们姓向呢。”

见他还有心情开玩笑,陆怀征也瞅着没什么事儿了,抬手拍拍他的肩,嗤笑了下:“得了吧,这时候还不忘拐着弯儿给自己戴高帽。对方靠谱么?调查清楚没?”

“靠谱啊!”

话音刚落。

门口有动响,两人同时回头,看见于好站在门口,陆怀征柔声问:“怎么?”

于好看了眼家冕,对陆怀征说:“冰块在哪里,向园的脸有点肿。”

……

“疼疼疼!!!哎呀冰死我了!!林一辉,你跟我有仇吧你!”向园坐在沙发上,鼓着一张脸,呲牙咧嘴嚷嚷着往一旁躲。

林一辉拿着冰袋,毫不怜香惜玉地去拽她脑袋,斥她:“你别动!!”

向园大声嚷嚷:“你手粗!没个轻重。”手往一旁一指:“让嫂子来!”

陆怀征抱着胳膊靠着墙,嘶了声,给林一辉使了使眼色,随后又看着向园笑骂:“谁给你的胆子,使唤起我的人来了!”

却见,于好已经走过去接过林一辉手中的冰袋,“我来吧。”

林一辉一愣,看了后方的陆怀征一眼,见那少爷没什么表示,这才跟捡了个大便宜似的,把东西递给于好,还不忘挤兑向园:“正好,叽叽喳喳吵死个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一只麻雀怎么了呢?!”

向园小时候有个绰号,因为话多,哥几个都叫她向大.麻雀。

向园一听,急了,作势扑过去要揍林一辉:“这咋还带人身攻击的呢!”

林一辉灵活闪过,挑衅似的:“向大.麻雀!”

向园左手捋着头发,让于好拿着冰袋在她脸上敷,右手随手抄起茶几上的模型控制器狠狠砸过去,啐骂一声:“林大胖子!”

结果林一辉反应贼快,说时迟那时快,手起刀落,抬起一挡,一时兴起还给自己配上了李小龙的标准武打配音:“阿哒——”

那控制器瞬间朝向园那边直直飞回去。

“哐”一声结结实实砸在于好的额头上,她没防备,正专心致志给向园敷冰呢,结果额头钝痛,把她给砸懵了,痛哼了声。

与此同时,林一辉屁股一闷痛,被人狠狠踹了脚:“干什么!”

这一脚疼的,林一辉哎哟连天,身边的男人已经过去,弯腰掰着于好的额头细细看了眼,于好推他:“没事,不疼。”

陆怀征发现她皮肤还真敏感,这一下就红了。

拿手给她揉了揉,然后随手把原先敷在向园脸上的冰袋拿过来摁在于好的脑门上。

把向园气得哇哇直哭!

于好忙拿下来,给她摁回去,“逗你玩的。”

向园抬头看陆怀征,就听后者低头看着她,面不改色地逗她:“咦,这脸怎么肿的跟猪头一样……”

向园眼一闭,又要哭,“你们一个个——“

然后呜呜泱泱倒在于好怀里求安慰:“嫂子抱抱!”

打小这几个哥哥就爱逗向园,这姑娘表情多,又滑稽,重点不会真跟你生气,怎么逗她都不会生气,脾气特别好,有时候你不开心的时候,她还能扮鬼脸逗你笑,单纯直白的很。

向园天生有一种本事,有她出现的地方,氛围总归不会差,开心也好难过也罢,最后都能让她化解地毫不尴尬,就连于好这种不太跟陌生人亲近的人,都能被她带起气氛。

这也是,第一次,于好真真切切、脚踏实地的感觉到,自己似乎是被陆怀征的朋友们接纳的。

这气氛融洽到连陆怀征都察觉了。

尽管他宠她,可他没办法把于好身上的问题跟拿去跟家冕几个解释,纵使情商高如他,也没办法一时之间让家冕几个改变对于好的看法。向园毫不费力就把人拉进去了,陆怀征是越发疼得起这妹妹。

闹归闹,身后的林一辉也靠着墙感叹,是纯感叹:“谁以后要是娶了这妹妹,该多幸福啊?”

感觉跟买了个表情包制造机似的。

那小表情一个个的,多生动啊!

……

合同被撕碎,家冕重新打了一份出来,最后出发的时候,向园还坐在沙发上一脸闷闷不乐,虽也知道她哥做了的决定她一哭二闹三上吊都不管用,但还是最后在他走之前表达了一下愤慨。

家冕没搭理她,走到车门边,手刚扶上门把,又折回来,把陆怀征叫出去。

最后是向家冕,陆怀征带着于好一起去往了签合同的地方。

地点是对方订的,一茶馆,没什么人,四周空空落落的,他们仨进去的时候,服务员还跟擦地的阿姨打趣,一见有人,忙丢下东西,笑眯眯走了过来,“几位?有预定么?”

家冕报上包间名字,服务员领他们上去。

人还没到,向家冕把东西放下,让服务员随便上了一壶茶,自己到门口抽烟去了。

陆怀征则抽开椅子,让于好坐下。

自己则半个屁股搭在桌沿,半低着头,有一下没一下地逗着她玩,一会儿捏捏她耳朵,一会儿挠她下巴,跟逗猫似的,于好急了,张嘴作势要咬他那根闲得蛋疼的手指,一仰头,他把手指微微往上提,于好那眼睛骨碌碌地盯着他那根手指,也顺着他的动作,微微往上抬起下巴。

然后嘬。

被他低头顺势亲了口。

向家冕抽完烟回来,在门口瞧见这一幕,气得捶胸顿足,拍门板抗议以示不满。

陆怀征慢悠悠转过身,在椅子上坐下,给于好到了杯水,放到她面前,这才问:“还没来?”

向家冕打好领带进来,在他边上坐下,“在楼下。”

话音刚落,服务员送茶进来。

包厢安静,窗外艳阳,光线透着薄薄的窗玻璃,落进来,树叶窸窸窣窣作响。

“哒哒哒——”

走廊里响起两道脚步声,一道沉稳,不疾不徐,一道略快点,显得有些局促而故意迎合着那位沉稳的步伐。

“来了。”

向家冕把手机揣回兜里,说。

脚步声停在包厢外,服务员刚好出去,开门的时候撞了个正着,就听一道声音威威响起:“拿点龙井过来。”

陆怀征先是听着声音,盯着地面,透过桌角缝看见一双熟悉的定制皮鞋后,猛然抬头,看清来人后,哑然失笑,抬头拍了拍家冕的肩,道是谁呢,难怪他说过了这村没了这店儿了。

这男人他太了解了,他不会给任何人第二次选择的机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