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时浅秦淮远小说章节 爱在地狱里认罪在线阅读

时浅秦淮远小说

时间:2019-01-22 15:29:54    来源:A1小说

时浅秦淮远是都市虐恋小说《 爱在地狱里认罪》中的主人公,由作者月涟衣所著,主要讲述了:时浅为了嫁给秦淮远,成为他明媒正娶的妻子,答应了秦淮远提出的条件,替她的妹妹顶罪,在监狱里面待了整整三年。直到她出狱之后,才发现所有的一切只是一场骗局,在秦淮远的心中从未有过她的影子。

爱在地狱里认罪

>>>《爱在地狱里认罪》在线阅读<<<

《爱在地狱里认罪》章节试读

齐禹行是被唐筱溪的手机铃声给吵醒的,这才开始懊恼,自己昨天晚上的确是有些太过于不够节制,居然忘记了唐筱溪今天一大早还要赶飞机。

“唐总怎么还没过来”程颐笙的声音带着几分急切。

齐禹行挑了挑眉,看了一眼手机:“筱溪有些感冒,你先过去,等烧退了她会尽快赶过去的。”

程颐笙显然是没想到这接电话的人居然会是齐禹行,当场愣在了那里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

“你先过去。”齐禹行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齐禹行看了一眼我在自己怀里安心睡觉的唐筱溪,最终微笑着上扬了嘴角,而后缓缓抽出了自己的手臂。

唐筱溪因为枕着的手臂撤离而不安的磨蹭了两下,最后自己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继续睡了过去。

齐禹行有些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最后却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毕竟昨晚上不知节制的人今天得好好表现,争取宽大处理才好。

唐筱溪醒过来的时候,完全算得上是一脸茫然。

分不清今夕是何夕的感觉,实在是叫人感觉又疼的厉害。唐筱溪半眯着双眼,左右的看了一眼周围的情况,却怎么都想不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懵懂间觉得自己有什么事情没有做,但是现在整个人都是混沌的,根本想不起来自己忘记了什么事情。

齐禹行准备好了早餐进来,看见的就是唐筱溪睁着双眼一脸茫然的坐在床上,完全就是一副懵里懵懂的样子。

“早饭”唐筱溪神色茫然的看着齐禹行,根本就分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看见了齐禹行手上拿着的早餐。

齐禹行低笑了一声,走到了床边,将托盘放在了床头柜上,而后这才挨着唐筱溪在床沿坐下:“醒了吗”

“没有”唐筱溪迷惘的摇了摇头,显然是还没有清醒的样子。

齐禹行对于唐筱溪的状态多少有些哭笑不得,嗤笑了一声,伸手把唐筱溪从被窝里捞了出来。

“干嘛我”唐筱溪挣扎着不愿意起来,毕竟身上的酸痛还是很明显的,昨晚上不仅折腾的厉害,时间还长,不仅仅只是累了,还很困。

“你忘了今天要赶飞机了”齐禹行挑了挑眉,呲笑了一声,幽幽反问道。

唐筱溪在刚听到赶飞机的时候,人还是迷惘的,坐在那里一脸懵逼的看着齐禹行,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似乎的确是有这么一件事情自己还得去做。

连忙站起身来,看着齐禹行的目光甚至还带着几分不确定,之后就只剩下火急火燎了。

机场在郊区,从这边的住处过去得穿过大半个城市,没有一个小时根本赶不到

而现在看着时间,恐怕早就已经比起预计的时间晚了不少了,唐筱溪能不慌吗

看着唐筱溪那一副缓缓张张的样子,齐禹行有些忍不住的嗤笑了一声,最终在唐筱溪准备光脚跳下床之前把人给捞了回来。

“现在估计飞机都已经起飞了。”齐禹行有些无奈的解释道,“我让汪源给你订了下午的飞机,到时候在过去也来得及。”

“你怎么不叫我”唐筱溪愤愤不平的瞪了齐禹行一眼,完了之后又想起来自己手机上还有闹钟,而且程颐笙不该不打电话给自己的才对。

齐禹行和唐筱溪在一起这么长时间,还能够不知道唐筱溪是什么想法吗

“程颐笙的电话我接的,闹钟当时我也没听见。”唐筱溪累,齐禹行必然也不可能太轻松,所以闹钟是真的没有听见,至于程颐笙打电话过来的时候选择没有叫醒唐筱溪,这完全是齐禹行个人原因的舍不得。

虽然有些气恼于齐禹行居然没有叫醒自

己,但是事已至此,唐筱溪就算有意见也只能够是自己憋了回去。

看着唐筱溪坐在那边,一个人生闷气的架势,齐禹行多少有些无奈。

可也知道这一趟的确是自己做的不对,就算无奈也拿着唐筱溪没办法,只好告饶着说道:“你今天过去也不过就是过去看看而已,程颐笙去了回头告诉你也是一样的。”

唐筱溪愤愤不平的等了齐禹行一眼,最终有却也只好莫可奈何的点头答应,毕竟齐禹行这话说的也是情理之中。

活动是明天才开始的,今天这么早过去无非不过是希望能够看一下场地,到时候有一个万全的准备,免得到时候发生了再像国庆期间那场活动的意外。

齐禹行见着唐筱溪是被自己说动了,忍不住的松了一口气:“先吃点东西,然后再去泡个澡好好的休息一下。”

这边的浴室里面装着的,是被齐禹行严厉要求改成的按摩浴缸,十种模式任君选择,舒服倒是真的挺舒服的。但是整起来也挺麻烦的,唐筱溪平时忙起来的时候根本没空享受这个。

“都是你的错”唐筱溪囫囵吞枣的吃了点动作,简单的填鸭了一下自己的五脏六腑,就去了浴室。

如果不是因为实在饿得太厉害了,唐筱溪是拒绝先吃点东西的,毕竟身上这黏糊糊的滋味实在不好受。

齐禹行现在是伏低做小,争取宽大处理,所以基本上是唐筱溪说什么就是什么,别说是反抗反驳了,连一句重话都没敢和唐筱溪说。

机票安排的下午三点多的,吃过午饭之后,舒舒服服的睡了个午觉,之后才慢慢悠悠的开车过去的机场。

汪源因为要送机票过来的缘故,所以顺带着直接开车当了两个人的司机。

“自己路上小心一点,有什么事情就尽快给我打电话,如果遇上了什么麻烦找不到我找汪源也行。”齐禹行不放心的看着唐筱溪,再三叮嘱,这类的话从知道唐筱溪要亲自过去监工开始就没有停下来过。

唐筱溪心里面也明白齐禹行这是担心自己,但是这类的话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轮到了谁都会听到耳朵生茧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儿了。”唐筱溪从齐禹行的手中接过了行李箱,心不甘情不愿的嘟囔了一句。

齐禹行也明白自己这么无休无止的念叨估计是让人给讨厌了,莫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却也真的没有继续再说下去了。

目送着唐筱溪上了飞机之后,齐禹行便同汪源一起离开了机场,是直奔着公司去的。

“夫人身边,这段时间一直都有人跟着。”汪源在车子开上机场高速的时候,才低声的开口,说起了不方便在唐筱溪面前说起的事情,“但是似乎又好像是在保护夫人。”

“应该是唐烨的人,没事。”齐禹行摆了摆手,倒是挺放心的架势。

“今天早上,齐峥也过去了c市那边,似乎是夫人同一班飞机。”汪源在说完这话之后,抬眸看了一眼齐禹行。

齐禹行神色微敛,半眯着双眼看着手上拿着的平板,上面显示的内容是对于齐二爷这段时间的调查。

  • 爱在地狱里认罪

    月涟衣 | 连载

    时浅昔有很多秘密,五年前的,十三年前的,每个秘密里都藏着三个字——秦、淮、远。三年牢狱,蚀骨之痛。为了弟弟,她要一个孩子!失了自由,失了光明,最后连自己都失去!爱到地狱是什么滋味?她尝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