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A1阅读网 > 女频 > 言情 > 侯府重生锦鲤王妃心尖宠

>

侯府重生锦鲤王妃心尖宠

酒朵作者 著

言情连载

清宜本该是名门贵嫡,却因奶娘抱错,被农户之女抢夺一切。 好不容易回到血亲身边,又因识人不清,落得个凄惨枉死的结局。 当她睁开眼,发现重回十四岁那一年。 心中暗自下定决定,看我手撕莲花皮,脚踹初恋渣! 这嫡女的名头,尽管拿去,但是亲人的命,速速还来! 本以为这一世,自己要单打独斗。 却没料到,那容貌俊美的残疾夫君,竟非池中之物。 不仅给她大腿抱,金光闪闪 还有两个萌萌的可爱团子,混着口水的小奶音围着唤着“娘亲”“娘亲” 清宜揉着酸酸的腰,看向某人,有点想哭:“说好的不能人道呢……”...

来源:掌阅   主角:清宜   68万字更新:2020-05-07 16:07:58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收藏书架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侯府重生锦鲤王妃心尖宠》小说连载于松鼠阅读,作者酒朵,清宜是这本小说的主角。主要讲述了:本是千金小姐,却因为奶娘的疏忽,让她的身份一落千丈,长大后好不容易回到亲人身边,却惨遭暗算,没想到竟然重生到自己十四岁,本以为复仇是这一世的目的,却意外惹上了一个男人。

侯府重生锦鲤王妃心尖宠

《侯府重生锦鲤王妃心尖宠》文章节选

红霓一把揪住青芸,将她从丫鬟堆里拉了出来,怒问:“看你一脸不忿,是不是你做的?”

青芸抿着唇不说话,红霓大怒,将她一推,高高举起手。

红霓的手养得白嫩纤细,手上还带着宝石戒指,打在人的脸上,必定会划拉出血痕。

血痕又细又长,养几天便好,可是那种屈辱,却会一直留在被打的人的心里。

徐清宜早就已经对徐云柔道:“让她住手。”

徐云柔却道:“对不住。红霓这丫头,素来霸道惯了,连我的话也不听呢。”

徐清宜冷笑。

她也不客气,只迅速唤了一声:“青芸!”

急促,果决,坚定。

青芸会意。

红霓的手还没落下,青芸眸光一闪,飞快抓住她的手腕,右手一扬,结结实实打了她一耳光。

“啪!”

红霓猛然吃了这一记耳光,脸上火辣辣的疼,难以置信地看着青芸:“你敢打我?”

徐云柔也吃了一惊。

万万没想到,青芸会反击红霓,当着这么多人面,徐清宜的丫鬟打了徐云柔的丫鬟耳光,分明是给徐云柔没脸。

徐云柔自然要假装道:“红霓,算了。”

“姑娘,这一耳光,打的不是奴婢,是您!奴婢若是不打回去,岂不是辜负了老太君对您的爱护?您别管,奴婢自有分寸!”

红霓是徐云柔的贴身丫鬟,也是面冷心狠的角色。

当初是老太君念着徐云柔像小白花一样柔弱良善,特意给她选了红霓这样的厉害丫鬟,帮她管着院子里的事宜。

红霓做事出格,心狠手辣,众人也不敢埋怨,毕竟是老太君选的人,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保护得了善良的徐云柔。

所以红霓耀武扬威,府里竟没有人敢抗衡。

没想到,向来没放在眼里的二等奴婢,竟也敢动手打红霓。

“把这个贱蹄子给我抓住,我今天要狠狠教训她!”

小丫鬟们已经抓住青芸,红霓扑上去,扬起手,就要扇耳光。

然而,徐清宜清冷的声音在她旁边响起:“住手!”

红霓顿了一顿,继而道:“宜姑娘,你的绫纱无能,连个二等婢女都管不住,正所谓杀鸡儆猴,奴婢今日帮您训诫婢女,也是为了您好。”

却听徐清宜冷冷道:“你算什么东西,我的婢女,容得了你来教训?”

她走上前来,灯笼的光好似在她脸上洒了一层金粉,朦朦胧胧,有如神女,面冷如霜,暗含威严。

“宜姑娘……”红霓结结巴巴的:“是青芸打了我……”

“打你就打你,还要看日子么?青芸,告诉她你为什么打她。”

青芸声音响亮:“出言不逊,以下犯上!”

红霓被徐清宜主仆面斥,竟不知如何反驳,忍不住看了一眼徐云柔。

却见徐云柔脸色也很不好:“清宜,你当着我的面,毁了我的桃花,打了我的丫鬟,想做什么?”

“姐姐方才不是说你管不住红霓么?我一向喜欢清净,容不得疯狗放肆,只好稍微帮姐姐管一管,教一教罢了。”

徐云柔气结。

刚才她确实说了她管不住红霓。

却被徐清宜拿来反而当作了挡箭牌。

她忍不住要破口大骂,可是临到嘴边,生生转了个头:“这桃花你不喜欢么?不喜欢告诉我就好了,为什么非要毁去?”

徐清宜的脸隐在黑暗中,声音听不出情绪。

“假的就是假的,不管做得再怎么真,也还是假的。马上要到春天了,我要看真桃花,自然要把假的除掉。”

徐云柔一颗心直直坠落下去:“什么真桃花,假桃花?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迎着徐清宜的凝视,徐云柔脸上哪儿还有半分矜贵,只剩慌张和急乱,两脚软软地走出门去。

徐清宜也不阻拦,在她背后道:“姐姐慢走。”

红霓捂着脸,恨恨瞪了青芸一眼,带着一帮小丫鬟跟出去,隐隐听到她急切问道:“姑娘,这事就这样算了么,咱们受了这么大的羞辱……”

“闭嘴,回去!”

徐云柔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气急败坏。

*

关上院门,夜风渐渐大了,徐清宜命人把桃花扫了,便回房坐下。

一进房,徐清宜便命绫纱去煮茶:“我心里不舒坦,要喝你亲手煮的茶才好。”

绫纱领命而去,四处瞧了一瞧,没看到春桃,只得把青芸叫了来:“你去房里伺候,免得姑娘叫人没人应。”

青芸声音很是平静:“姐姐放心,我一定小心伺候。”

绫纱自打上次她说了那句话后,知道她对徐清宜衷心耿耿,所以也有意提拔。吩咐了青芸,便匆匆去煮茶了。

到了房里,徐清宜倚着炕,手里拿着一本大禹治水的书在看,听见青芸进来,只道:“春桃不在。”

青芸警觉地查看了周围,确定没人后,方向徐清宜道:“是,柔姑娘一走,她便跟着去了。”

徐云柔叹了口气:“还真是迫不及待。”

末了,又问:“有几个没参与毁桃花的?”

青芸低声念了几个名字,其中也包括春桃。

徐清宜的手指慢慢收拢,将书抓得紧紧的,唇边浮现一抹冷笑:“竟安插了这么多人在我这里,好啊,好极了。”

她去陪父亲母亲吃饭前,特意只带了绫纱去,留下青芸,让她带着众人将桃树上的假桃花毁了。

她知道徐云柔在自己院子里安插了耳目,只是一时之间,并不能全部彻查出来。

上次让青芸替自己去查绫纱的底细,已经查出来,是极为干净的。绫纱之所以没有看穿徐云柔,是她性子使然,淡然平和,而在伺候人上,她并无一丝过错。

而春桃,徐清宜一开始就知道,她是徐云柔的人。

但是她还是要试,拔出萝卜带出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