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A1阅读网 > 女频 > 历史 > 卸妆

>

卸妆

沧溟水作者 著

历史连载

兼具军统特工和中共地下党员双重身份的温宁,其实是潜伏虽久却从未有过行动的谍战菜鸟,更因体能考核不过关,从军统本部发配到女特工扎堆的特工培训学校。在这里,女人间的八卦碎嘴争风吃醋和办公室政治,一样不缺;特情工作的尔虞我诈敌情突变生死一线,半分不少。她将如何以抗战大局为重,拔开重重迷雾,粉碎日本特高课“珍珑计划”阴谋,识破隐藏最深的日谍“执棋”,保护住抗战中的后备特工和补充兵员资源?...

6万字更新:2019-04-22 13:31:07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收藏书架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卸妆》是一部都市豪门恋爱题材的言情小说。主角温宁,作者沧溟水。精彩章节:秦立公坐上余南对面的沙发,满脸关切地将她打量,“你和乐队长劳苦功高啊,好好养伤,党国和我,都亏待不了你!医务室陆主任呢,怎么还没来?余南你的伤口,自己处理包扎的?这可不行,粗糙马虎,发炎了有你受的!”

《卸妆》精彩试读

对她的怪腔怪调,温宁已经习惯,特地当着她的面打开纸箱露出帐簿,“校长昨晚给我交待的任务,醉川楼的帐本,三年的,这么多什么时候看得完!蒋姐,今天你工作忙么,能不能帮帮我?”

“去去去!”蒋蓉蓉连忙推手,挑眉指着自己的办公桌,“我哪有这闲功夫!再说,校长单独给你的‘恩惠’,牙齿嚼碎也得吞下去!赶紧搬开,把东西离我远点,这种机密材料,你新来的不懂,我还得避嫌!”

早料到蒋蓉蓉会推脱,温宁微笑着抽出两三本,将纸箱塞进办公桌下面的柜子。

作为日谍的重要巢穴,醉川楼即便需应付税政稽查,帐簿不敢过份作假,但应当会未雨绸缪,不可能完全真实反映日常经营情况。因此,其实温宁对在帐簿内找新线索这件事,不存多少希望。只不过财务尚未移交,手头上没有工作,姑妄行之没有丝毫损失,也就埋头仔细地查看起来。

她从记载时间最早的帐簿开始查看,那是民国二十五年,西历1937年11月中旬,南京沦陷前不到一个月,这说明日本对国民政府西迁的战略部署早有预测,预先已把钉子插往西南要塞。这半个月的帐本很薄,基本记录餐馆开张前的启动情况,接手原先经营不善的酒楼,每年租金一万法币,相当于温宁这类军统普通职工的十年薪金,就算近期物价飙涨,同比重庆,这个价格也相当令咋舌。这可以解释为原有的家具设备一应俱全,且有部分库存的酒水物资,省去了大笔添置费用。当然,更能体现日谍急于盘下这栋酒楼之心情迫切。再往下看,是一些零星的购置生菜米油的开支,数额很小;从发放职工薪金的记录分析,此时除老板江中雄夫外,员工仅有两人,一个帐房,一个打杂,应当是该据点的核心成员。职工并非一夕之间全部招录到位,差不多陆续花了三个多月才录齐十八人,期间甚至辞退了三五人。不过,自录齐后,人员差不多固定下来,温宁一直翻到1938年6月的帐簿,发现基本没有变更。

“温小美女,在看啥呢?”温宁正边看边想得入神,身后有人敲她的座椅,回头一瞧,原来是刘昌,连忙站起问好。

蒋蓉蓉没有这么客气,抬头似笑非笑地说:“嗬,组长,有事的时候找不着你,这会儿从哪个金窟窿里钻出来了?”

刘昌自然不会说,他刚从审讯室被放出来,“听说昨天干了件大事儿?我也没放闲,校长另有安排——”

温宁一本正经地替他打掩护,“刘组长深受校长器重,干的更是大事儿,可不是从金窟窿里出来的。”

刘昌重重咳嗽一声,说:“小温,财务交接的事情,缓两天再办啊;小蒋,赶紧地,把前几个月帐做出来,别老太太赶集,慢手慢脚,耽搁了正事。”

蒋蓉蓉一听这话,气得眼珠子都要鼓出来了,“马老腿慢,人老嘴慢。老娘手脚是慢,不比你这条跟着屁走的狗腿子,嗅着气味就撒开了跑!”

温宁听得一愣一愣的,以为刘昌会回过头对骂,谁知他背着手转身就走,权当没听到,嘴里还念叨着:“我得往补充兵团打个电话。哼,韩老大是吧,土匪、流氓!特校放了你,兵团能饶过你!敢污蔑我,不让你脱层皮,咱这个刘字倒过来写!”

听刘昌这样说,韩铁应该已经被移交给补充兵团,他违反军纪带头闹事,回去后恐怕会吃点苦头。如果刘昌利用在补充兵团的关系“加码”,苦头自然更大。温宁暗自思忖此事时,韩铁的身影不知不觉又浮现脑海。想到他,一时好笑,一时觉得可爱有趣。大概进入军统以来,身边充斥的春装刻板沉闷,锱铢计较,心计深沉,每日需与他们斗智斗勇,已有太长时间没有出现这样鲜活生动的人物了。

她想,韩铁这样的人,他的土匪生活必定生动多彩,而她的那些战友们,在前线的战斗同样多彩而壮烈。哪像她这样,憋闷在这所学校里,整日里琢磨别人的心思,虚以委蛇。无趣无聊的孤身战斗,让她毫无热情和建树感,石州的地下党组织又在哪里呢?来之前,妙手并没有告诉她联络方式,只说必要的时候,地下党组织会主动联系她。

正在思索时,楼下和走道传来一阵喧哗叫嚷声,她推开门,正碰到快跑上楼来的罗一英,好奇地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余南回来了,刚被抬上去!”罗一英匆匆扔下一句话,飞奔上三楼。

余南回来了?不对啊,按照车程,她不可能这么快从重庆返回。

抬上楼?应当是抬进秦立公的办公室。为什么要抬,而不是自己走?

难道,她受了伤?

想到这里,温宁心怀大乱,走回办公室,匆匆将正在查看的几本帐簿锁入柜中,也快步小跑上三楼。蒋蓉蓉见她神色不对,赶着尖声追问两句,温宁哪有空理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