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A1阅读网 > 女频 > 玄幻 > 九州斛珠夫人

>

九州斛珠夫人

萧如瑟作者 著

玄幻完结

采珠人家女海市,幼遇鲛人,那美丽而梦幻的生灵,在她掌心留下了“琅缳”二字。而这鲛人滴泪所成的明珠,让海市遇到了他——宦官方诸,曾经的年轻俊秀的六翼将、清海公世子,而今却隐于皇帝之侧,操纵着黑衣羽林军。他和帝旭之间纠葛不清的命运,渐渐消失在他唇边似是而非的笑痕中。大徵朝,九州上又一个庞大的帝国。曾经的内乱夺去了年轻皇帝褚仲旭所有要守护的东西,所谓百姓和国家,只不过是他要求解脱的工具。遭人痛恨也好,被亲兄弟背叛也好,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他自己创造的太平盛世,要自己毁去……...

20.7万字更新:2019-09-04 10:19:43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收藏书架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九州斛珠夫人》小说连载于掌阅小说,作者萧如瑟,海市帝旭方诸是这本小说的主角。主要讲述了:鲛人的眼泪可化作明珠,为了得到鲛人泪,渔民们绞杀鲛人幼子,只为得到真贵的眼泪,海市偶遇一切,亲眼目睹被屠村,却偶然遇见改变她一生命运的方诸,在种种历练下,方诸最终带她回到天庭,虽然女扮男装,却还是被帝旭发现。

九州斛珠夫人

《九州斛珠夫人》文章节选

织金银雷纹与万字纹的红毡从大殿中直铺出去,这华丽的道路还看不见尽头,便被门外白冷的日光湮没了形迹。

方诸在人丛之后,看她一步步踏过红毡。玄色?雉?衣,重重团了本色暗花与金红缠丝绣,艳丽冷肃,衬出唇上银红的一点胭脂。飞长眼睫浓黑沉重,仿佛一双锁,锁闭了曾是流盼清扬的双目。那赌酒论剑的男装少女像是被从这个身体里逐了出去,而眼前这步不染尘的雅静美人,只不过是借了尸身的死魂,他全不认识。

踏出紫宸殿门的那一刻,冷冽的阳光照得她一时盲了双眼,然而她依旧那样走下去,不偏不倚。一早便没有风,漫天米粒般的细雪不缓不急直直落着,满地乌压压的人匍匐无声。

为了将龙尾神送归居所,昶王与三国使臣一行于二月初一自天启出发,帝旭宠妃斛珠夫人率女官六十人同往,禁军八千人护卫,其中十八抬鎏金飞角大檐子一顶,是龙尾神与斛珠夫人的座乘。

登上檐子的那刻,她稍稍偏回了头,清碧的眼向丹墀上扫去蝴蝶振翅般轻疾的一眼。那个人还在——重重人影之后,若隐若现,正是他一贯的所在。

昶王拥兵自立眼看就在旦夕之间,近日里总要有一场兵乱,不在京城,就在海滨。此去天涯,他与她,薄弱的缘分,或许今日已到尽头。

相隔过于遥远,即便目光曾经相接,他们自己亦无从知晓。浩荡的雪幕将他们分隔开来,缓慢而不可阻挡。

仪仗行列自继翰门逶迤出城,延伸数里之长,蔚为壮观。天享十五年的早春,帝都百姓记忆最深的,却不是这豪奢的行列,而是数日后天启内惊涛骇浪般的叛乱,至于新帝的登基,那已经是秋尽冬来时节的事情了。

离开帝都的七日间,琅?始终在海市膝上昏睡着,偶尔醒来饮几口海水。人们亦无能为力,只得看着琅?清凉湿滑的肌肤一日一日失去原本的光泽,及踝的长发间凝出了盐霜,一把病骨轻如蝴蝶,恍然就要随风飘走,却又不肯海市与玉苒以外的人近身。她们只得不停轮流为她敷上浸透海水的布巾。这夜在行辕歇宿时,海市终于倦极,等不得玉苒回来便沉沉入睡。

夜里,海市被轻轻推醒。她猛然坐起,环视四周,看见琅?安然在她身边睡着,方舒了口气。

“怎么了?”海市转头询问唤醒她的玉苒,见玉苒眼中隐隐含泪,不由心口一窒。

玉苒退后一步,在床边正色跪下,双手送上一叠衣物,道:“夫人,您走吧。”

海市翻动那叠衣物,都是男子装束,神色愈加锐利:“走?你要我去哪?”

“夫人,今日中午近畿营副将符义软禁了大将贺尧,现正集结兵马,明日凌晨即将领兵二万径犯禁城,拥立昶王。”

“什么?”海市失声。琅?被惊动,亦惺忪地张开了眼。

玉苒将衣物送到海市手中,顿首道:“事起突然,张承谦将军正在设法解救近畿营大将贺尧,取得兵符。明日我们便可抵达海边,上宝船送神的只有夫人、昶王、三国使臣,以及各人亲随,他们一定会乘机对夫人不利,夫人此时不走,就再难有机会了。”

海市凝神瞧了玉苒片刻,露出了笑意:“玉姑,原来你也是义父手下的人么?”

玉苒闻言慈和一笑,眼角起了纹路:“奴婢不过是个看着皇上和世子长大的老宫人。”

海市摇头轻笑。那个人啊,明明已是身陷重围,却还念着要放她自由。可是,事到如今,未免太迟。他就这样亲手在她身上划下伤痕,又徒劳地捧来珠玉宝石敷在她的伤口上,她要的是最寻常简单的伤药,他却无论如何不能给她。

海市以袖掩面,静静坐了片刻,再起身时,似已定了主意。她将玉苒拉起,问道:“玉姑,你能将消息火速送回帝都么?”

玉苒眼睛一亮,答道:“能。消息此时送出,明日清早便能抵达帝都。”

“好。你便让他们在民间散布流言,就说——”海市眨了眨眼,“就说昶王一行在海上遇上了飓风,舟毁人亡。如此一来,若是帝旭被杀,皇室血统便就此断绝,叛军之中为了争夺权力,势必要先来一场内讧。快去。”

玉苒深深颔首,旋即出门传信。片刻之后,玉苒推门进来,面有喜色:“消息已然出发。”

海市亦稍舒了口气:“唯今之计,也只有如此,赶不赶得及,这就要看天命了。”

玉苒取过那些男装,道:“夫人,玉苒这就伺候您换装。”

海市却轻轻摆手。“不急。行辕外有兵士守卫,丑时三刻趁他们交接再走不迟。”

“是。请夫人休息,丑时奴婢会唤夫人起来。”玉苒说着,便要退下。

“玉姑。”海市唤道。

“是。”

海市替琅?理了理头发,为她敷上浸透海水的布巾。“义父他小时候,是个什么样的人?

玉苒一怔,随即展开了温暖的笑。

“世子与皇上,是当年宫中最伶俐可爱的两个孩子。世子被送进东宫与太子一同教养时才五岁,常常骑着小马与皇子们一同出游。皇子中以皇上骑术最高,自然世子与皇上也特别亲厚些。皇上少年老成,虽说样样胜过太子,却因为母亲出身低贱,处处受制,在宫中难得一个同龄友人,也便十分疼爱世子。太子对下人颐指气使,靠近马匹倒每每畏怯,亦不喜欢看旁人骑马射箭,常闹别扭不准世子与皇上出游。”

玉苒说着,微笑着叹了口气,仿佛陷入了深远的回忆之中。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玄幻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