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 手机版

首页恐怖→ 渡灵人

渡灵人

归远少爷 著 主角:骆向周复

完结 付费s 灵异 惊悚 恐怖 悬疑

渡灵人,渡世间恶灵,保阴阳平衡。 骆向是最后一位渡灵人,血脉源自古神,却是阴阳两界公认最不负责的渡灵人。 直至那日清明雨时,携满身凉意水汽的男人站在他面前,清清冷冷的嗓音,让他一成不变若死水般的生活漾起涟漪。 ——我叫周复,来找你帮忙。 自古情深多磨难,深情从不惧生死。 懒散佛系不要脸攻x清冷内敛硬气受...

22万字 更新:2019-08-09 09:07:57

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渡灵人》小说连载于陌上香坊小说,作者归远少爷,骆向周复是这本小说的主角。主要讲述了:骆向的血脉里流着渡灵师的血,他是最后一位渡灵人,其貌不扬的骆向开了一家茶馆,外人丝毫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只有 一只常年跟随自己的矮脚猫才知道主人的一切,骆向不相信世间的情感,于是游走在阴阳两界,直到有一天一个叫做周复的人走进他的茶馆,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渡灵人

《渡灵人》文章节选

粲然金光于凄清走廊内时隐时现,骆向的法器源自家族相传,但到了他手里就没开过刃。

顿时,走廊内惨叫与惊呼交杂。

“是鳞刃,是郑家的鳞刃!”

鬼影攒动,在金光之下不消多时便死伤过半,剩下的因鳞刃二字闻风丧胆,毫无意外地选择掉头就跑。

自郑家郑尧失踪后,鳞刃便已经五年未出现在阴阳道,而此物一向归拥有古神血脉的郑家所有,唯有郑家人的血可为鳞刃开刃。

想来饱餐一顿的妖鬼都暗暗叫苦,他们只是感觉到拥有强大灵魂的人即将身殒,故此想来捡个便宜,谁知惹上了郑家的煞星?

郑尧二字当年叱咤阴阳道,即便是有资历的鬼差都对其尊敬三分。

鳞刃留下的威名也足以让妖魔鬼怪对其噤若寒蝉,以至于在鳞刃出现后,众妖鬼当即选择四散而逃。

于是先前死寂的走廊内蓦然喧闹起来,无数黑影漫天晃动着逃窜。

穷寇莫追四个字从来不在骆向的字典内,他只会痛打落水狗。

来的大多是妖魔,逗留凡间的游魂凶灵倒是不多。

骆向手持鳞刃游走其中,刀身流金闪烁,可灭妖斩魔,也可用于渡灵。

妖鬼四散之际,骆向忽而驻足,将刀身横在身前,刃向外,金光聚集于刀刃处,耀眼的刺目,低沉兽鸣声仿佛自远古而来,随金光形成半透明的金色刀刃形,随即横劈开空间,露出森冷黑暗的甬道。

骆向单手持刀,另手掌心抵在刀脊。

“奉天命,令尔归!”

金光盛处光束似箭向四面八方涌游魂出,灵活拴住黑影,随即将其拖进森凉通道内,黑影顿时疯狂滚动挣扎起来,但皆徒劳无功,直至被拖入深处,凄惨嚎叫也随之而渐渐隐去。

直至整个走廊回归死寂,骆向蜷指蹭去刀刃上的血迹,顺带抹去金光,漆黑甬道便自行合拢,鳞刃也恢复成最初漆黑至无华的匕首,翻腕间便消失不见。

“乌合之众,还好意思出来晃荡,我刚刚扔回去多少只鬼来着?”

骆向嘟囔时,周遭已经恢复正常,患者家属和医护人员来往之间步履匆匆,身穿半边都是血迹睡袍的骆向无视那些时不时的异样眼光,大大剌剌往椅子上一靠,开始算自己刚才送回多少鬼。

虽说大多是游魂,但里头还是有那么几只厉害些的凶灵,勉强凑数。

至于一并塞入冥府的妖,骆向并不在意,那不是他该头疼的事。

他摊开右手,低目瞧向清晰的掌纹,虚虚地握了握。

方才紧攥刀柄时的感觉仍在,鳞刃内强大的力量涌入他的体内,那一刻堪称主宰一般的感觉让人很难无视。

骆向悄无声息地叹了口气,攥紧拳偏头瞧向窗外的夜色,乌云蔽月的夜,正如他被浓稠雾气笼罩而无所适从的心。

他不愿意跟他老爹落得一个下场,多年来无论如何不肯插手不该管的事。

严格来说,骆向看似散漫,实则骨子里极为自律。

而今天他施展鳞刃和渡灵术,全是为了抢救室里还不知生死的周复。

骆向自己也不明白,又不是没谈过恋爱,对周复为什么这么特殊?

无数次问自己这个问题,答案都是无解。

沉思被护士清甜的嗓音打断:“周复家属,周复家属在哪?”

骆向抬眼,见抢救室的灯灭了,当即起身道:“在这,他怎么样了?”

骆向此时的形象难以用不修边幅四个字来概括,睡袍松散,衣冠不整,还沾着大片血迹,怎么瞧怎么像街边斗殴进来的流浪汉。

年轻的小护士的神情有些一言难尽,最终用礼貌的态度说道:“骆先生是吧?患者情况还不稳定,需要转科去肿瘤内科,如果你同意的话就签个字,马上会送去肿瘤科ICU,后续需要你补齐治疗费用,去大厅交款就行,”

原本听见周复没事,骆向是松了口气的。

紧接着便瞧见护士塞过来的单据,骆向差点咬碎了一口牙,他终于开始思考最严肃的问题——养一只周复需要多少钱?

简直是巨资。

连车钥匙都没拿出来的骆向沉默片刻,随即默不作声地颔首,直到瞧见仍在昏迷中的周复被推出抢救室,他才迈着七平八稳的步伐走到医院的院中,临走前还向小护士借了支笔。

伫立在漆黑夜幕下,骆向阖起眼低声嘀咕了一段咒语,不多时,便响起细微鹤鸣,黑夜中只金色的纸鹤展翅而来。

纸鹤落在骆向摊开的掌心,随即化为一只普通的黄纸纸鹤,骆向将纸鹤拆开,叼着笔帽,在黄纸上写下一行字——来医院,带钱来。

他将笔帽盖上随手别在睡袍衣襟,而后将纸鹤重新折好,轻轻向上一举。

纸鹤仿佛得了生命,再度振翅而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恐怖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