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A1阅读网 > 女频 > 灵异 > 诡门棺

>

诡门棺

大虫作者 著

灵异完结

我从未想过,自己的人生竟会因为一具棺材而转折,自从挖到那具诡异的棺材,整个工地都笼罩上了死亡的阴云……...

40.3万字更新:2019-07-11 09:30:07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收藏书架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诡门棺》小说连载于掌文小说,由A1阅读网为您推荐作者大虫,陈凡是这本悬疑推理小说的主角。主要讲述了:陈凡因为家庭原因没有刚念到大一就辍学打工去了,这年头,学历就是块敲门砖,是以陈凡也没有去什么公司企业,而是到工地和那些工人打井桩去了,然而直到有一次他们工地上的一个人挖出了一口崭新的棺材之后,有些贪图钱财的人想将之据为己有,却在不久后离奇自杀,死状极其诡异,打那以后,陈凡和周围的工友们对待这种阴间的东西便多留了一个心眼,然诡异事件仍旧发生......

诡门棺

《诡门棺》文章节选

我舒了口气,"那好,前面是个斜坡,蹬不上去,停下来歇一会儿再走吧。

小六没说话,低头坐在路边。

我递了支烟给小六,"来,先歇口气。

小六木然地接过烟,叼在嘴上,却没有继续点燃的动作。

我愣了一下,"你怎么不点烟?

夜幕下,小六的脸很僵硬,"我没带打火机。

我把打火机丢过去,"你先点吧,点完还给我。

小六麻木地压了压打火机按钮,打火机发出清脆的"啪嗒"声,却一直没有火焰冒出来。

他把打火机丢在地上,"打火机坏了。

我说不可能吧,这是我前天刚买的。

说完我低头把打火机捡起来,放在手上"啪嗒"一声,火苗立刻蹿起来,跳动的火焰好像一只在空中乱扭的小蛇,惨淡的火光照在脸上,我和小六都愣住了。

这火焰居然是绿色的,和普通打火机的色泽不一样,冷幽幽的,完全没有一点温度,看上去就跟飘着一团鬼火差不多。

我瘆得发慌,干笑了两声,"还抽烟吗?

小六呆滞地摇头,"不抽了,赶紧走吧。

小六推着自行车,不声不响地走在我后面,往前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我还是没有看见赵大虎的坟头,仿佛这条道,要无穷无尽地走下去。

我开始发慌了,问小六这条路到底对不对?

小六闷声说,"走就是了。

我感觉他今晚语气怪怪的,闷头走了五分钟,我又问道,"你是不是带错路了?

小六没回应,过了好一会儿,他哑着嗓子说,"陈凡,我脖子好疼啊。

我替他掌住自行车车头,"你是不是睡偏枕了?

小六不说话,只有凌冽的山风在吹。

小六,你冷不?

……还好。

我们是不是走过了,怎么还没找到埋赵大虎的地方?

前面不远就是了。

咱们得走了一个多小时了吧,这片山头已经翻过去了,再走就上铁路了,你确定没走错?

……

小六,小六?

不管我怎么问,小六都没声了,自行车重了很多,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在推。

我回头,小六已经没影了。

这小子去哪儿了?

我环顾四周,心中跳动着强烈的不安。

小六,你特娘在哪儿?"我大喊道,荒山道上只有被冷风刮乱的野草在摇头,整个世界也仿佛安静得只剩我一个人。

我不淡定了,手脚冰冷,甚至开始打哆嗦。

小六人呢?

我的脸越来越白,足足愣了有两分钟,决定继续推着车前进下去。

可能是小六太害怕,跑了吧。"我心中找了个像样的理由,不断地安慰自己,越过一堆土岗,我终于看见了荒坟堆。

坟头孤零零地立在那里,坟上的白幡好像一面旗帜,在冷风下晃动,更像是赵大虎在对我招手。

我心里早就瘆得发慌了,脚下就像踩了棉花,每一步都在打飘。

我慢慢地靠近坟头,双手合十道了句"有怪莫怪",然后把香蜡纸钱全都铺开,按照刘师交代的办法,围绕坟头撒了一圈黄米。

我削了几个短木桩,将木桩固定在坟头首尾之间,展开墨斗线缠绕在上面,围成一个大圈子,将准备好的鸡血盖在坟头上,又用盛放鸡血的碗压住坟头纸。

这些方法都是算卦的老头告诉我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总之,不听就会没命。

鸡血沿着坟头渗进了土壤,发黑的泥渍中夹杂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道,山风咆哮,不知从哪儿传来老乌鸦"嘎嘎"的怪叫,更是吵得我心烦意乱。

我蹲在坟头前抽了支烟,回想小六突然失踪的事。

太怪了,这小子为什么一声不吭就溜走,难道真是因为害怕?

唰!

我还在想事情,坟头上不知道从哪儿蹿出一道黑影,吓得我脑门青筋直冒,差点惊叫出来。

我抬头,我发现一只夜猫子停留在坟头上,这畜生偏着脑门,一对琥珀色的眼仁直勾勾地望着我,阴冷的眼神仿佛能渗透进人的心里。

我捡起了一块石头,奋力投向坟头,"瘪畜生,快滚!

受惊的夜猫子扇动翅膀乱飞,我摸出随身携带的工具,小心翼翼绕到坟头上,浑身冰冷,舌头在打颤,"赵大虎,你不要怪我,谁让你非要找我的?你的死跟我无关,我是被无辜卷进来的。

我麻木地对着坟头祭拜,咬牙把心一横,对着坟头下了一铲。

铁铲钢刃切割在坟堆的夯土层上,传来"沙沙"的摩擦声,我五官一直在发抖,表情管理也失去了,如果此时有一面镜子,能照出我此刻的表情究竟有多难看。

坟头在铁铲下被一铲一铲地挖平,往下深挖了一米,铲刃切割在坚硬的棺木上,我手心一震,挖到了!

我迫不及待丢了铁铲,双手不停地刨土,慢慢的,一副泛黑的寿棺彻底呈现在眼前,发黑的棺面在夜幕中散发着油亮的光,犹如一面镜子,倒映出我的惊恐和无助。

我将铲子沿着棺材缝插进去,吃力地撬动棺钉,棺盖一点点上升,顿时涌出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我撒手松开棺盖,骇然跌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灵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