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A1阅读网 > 女频 > 言情 > 时光不再至此时

>

时光不再至此时

五军作者 著

言情连载

为了夺走她父亲的股权,她被渣男渣女联手设局。 四年后,她携萌宝归来,宝贝儿子双手插腰,“妈咪,听说现在流行认干爹,你等着,我去认一个给你撑腰!” 没几天,儿子领回了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超级大帅哥。 “妈咪你放心,我查过了,爹地全球富豪榜上排名第一,专治各种不服!”儿子自信的说。 程漓月:“……” 看着惊呆了的女人,宫夜霄冷冷地扔出一份亲子鉴定,“什么时候的事?”...

来源:掌阅   主角:宫夜霄程漓月   413万字更新:2020-08-19 15:57:59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收藏书架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时光不再至此时》小说连载于掌中云,宫夜霄程漓月是这本小说的主角。主要讲述了:曾经程漓月以为她找到了值得托付的良人,结果没想到结婚半年时间她就被丈夫婆婆还有朋友设计陷害失去了所有的一切。四年后当她重新归来的时候,那些人竟然还对她出言羞辱,但是现在的她可不是当年那个被人设计净身出户的懦弱之人了,那些人既然想要羞辱她,她就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这是四年前他们亏欠她的,现在该偿还了.......更多小说精彩内容尽在A1小说阅读网!

山时光不再至此时

《时光不再至此时》文章节选

快八点左右人,宫夜霄起身朝宫老爷子道,“爷爷,我先回去了。”

“好, 回去!路上小心些。”宫老爷子含了一下首。

宫严依然坐着,他的目光依然不敢置信的看着宫夜霄,只见他身形挺健,步履平稳,一如往常那份凌厉据傲的样子,真得令他心底恼了一阵,没想到,他以为这是宫夜霄最弱的时间,没想到,他没有在那车队里。

宫夜霄在身影在迈出大厅的时候,走向了他的轿车,才离不到几米的时候,他高挺的身躯猛地弯了一下,随着,他每走一步,都显得那分艰难,步子不稳,保镖立即下车扶他,关切低唤了一声,“宫总,您没事!”

宫夜霄的俊脸微扬,额头上冒着一层冷汗,他低沉道,“送我回去。”

宫夜霄坐进车里,保镖的车一路驶向了公寓的方向。

程漓月接了小家伙回来之后,便一直急着想要去看宫夜霄,可是,孩子没有睡着,她也不能轻易的出家门,她只好等着儿子睡着。

小家伙今天在学校里没有午睡,在八点半就犯困了,程漓月立即哄他上床,给他讲故事,唱歌,小家伙三岁八个月了,乖乖的躺在妈咪的身边,听着她讲恐龙王国的故事,听着听着,大眼睛便眨巴眨巴着。

程漓月放下耐心给他讲完,小家伙已经捧着脸,伴随着故事里的内容陷入了梦乡了,程漓月在看见他睡着的小脸,不由吁了一口气。

却也不能立即离开,而是在陪着它一起坐了十几分钟上,确定小家伙睡沉了,程漓月才一刻不停的急奔向了房门,轻轻的把门关上,来到了下一层。

她敲响了门,保镖给她打开,程漓月快速看向保镖的时候,发现他的脸上有一丝着急。

“出什么事了?”程漓月心跳一漏,就担心宫夜霄出事。

她没有等保镖回答,就冲进了房间里,看见的一幕,令她的胸口一窒,只见宫夜霄满头大汗的躺在床上,医生正在撕开他的腹部伤口,明明已经止血的纱布,这会儿漫出了一片殷红血际。

程漓月赶紧坐到另一边的床前,宫夜霄揪着被子忍疼的大掌,立即握住她探来的手,程漓月与他十指相扣,仿佛能切身感受着他此刻的痛苦,她身子也绷紧了,这时护士折了两张纸递给她,“替宫先生擦擦汗!”

程漓月接过,伸手擦在他的额头上,他的墨发也打湿了一片,伤口撕裂的痛苦,宫夜霄一声不吭,但他承受的痛苦,全在汗水里表显出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伤口会突然出血?”程漓月朝医生寻问。

医生正在清理着伤口,认真严谨的出声道,“宫先生在外面呆得太久了。”

呆得太久了?程漓月立即意识到宫夜霄身上还穿着一件皓白真丝的衬衫,他出去过?

“你…”程漓月真想立即吼他一嗓子,可是,看着他这会儿已经忍着疼,包扎伤口了,她所有的生气都咽回去,只是狠狠的瞪他一眼。

宫夜霄眯着眸,反而嘴角还能扯出一抹笑意来。

程漓月一颗心都悬在他撕裂的伤口处了,明明之前恢复得不错的,这会儿,渗出血来,医生正在替他重新上药,重新包扎,弄了近十几分钟之后,医生疲倦的直起身道,“宫先生,这次之后,可能又要躺几天了,你这伤口不能再撕开了,这样会造成发炎的。”

“我知道,谢谢医生。”宫夜霄含了一下首,点头。

“好了,现在重新处理过了,没什么大碍了。”

“谢谢医生。”程漓月朝医生感激一声,现在都晚上九点多了,医生还能赶过来替他包扎,算不错了。

医生和护士离开之后,保镖们都呆在外厅,卧室的门刚才被医生关了起来,这会儿床上程漓月松开了被他握得发白的手掌,终于生气了。

“你刚才去哪了?”程漓月气恼的寻问。

“回宫宅,见我爷爷。”宫夜霄应了一声。

“不是说不让你乱跑吗?”

“我必须在我宫家露个脸,否则,等我二叔他们逼我出面的时候,我可能没这么容易应付。”宫夜霄俊脸透着一丝倦。

程漓月一时之间,气便立即消了,只有心疼,心疼他受伤了,连好好养伤都做不到,他说什么第一首富,却连平常人受伤的待遇都没有,还要顾及这个,顾及那个。

“医生说不能再撕开了,这几天你就乖乖的躺在这里,哪里也不许去了,知道吗?”程漓月板着脸命令道。

“小家伙睡了?”

“好不容易哄睡的。”

宫夜霄脸上闪过一抹叹息道,“我都想他了,等我再养几天,我就搬回家里去住。”说完,宫夜霄朝她望来,“给个洗个头,抹个全身怎么样?我一身痒死了。”

程漓月虽然有些害羞,但是,他现在又伤得不能下床了,这种事情,保镖做不来,护士做不来,好像也只能她来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