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 手机版

首页校园→ 哎呀有点喜欢你

哎呀有点喜欢你

月流光 著 主角:纪然易维辰

完结 免费s 轻松 热血 青春 校园

从被嘲笑的菜鸟到团队秘密武器,她怎样完成逆袭?甜蜜100%!热血100%!燃爆100%!留着短发,身高一七五厘米的纪然珂被错认成男生后,卷入了极度缺人的男子篮球队。身为一个篮球菜鸟,她拖球队后腿,被队友嫌弃,可为了青梅竹马的暖心学霸洛景予,再难也要迎刃而上!有意与心上人近水楼台,偏偏被篮球天才易维辰魔鬼训练,竟还被挖掘出一项惊人绝技!前有校园禁令,后有对手虎视眈眈,不爱篮球的纪然珂在经历一场因对手刻意伤害而落败的球赛后,奇迹般有了团队归属感与比赛的斗志!从嫌弃到狂热!从菜鸟到秘密武器!纪然珂完美逆袭,也在易维辰的集训中找到了梦想与真正喜欢的他。赢下比赛的那个午后,她问:“你是怎么看出来我是女生...

12.6万字 更新:2019-06-12 13:07:43

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哎呀有点喜欢你》小说连载于掌阅小说,作者月流光,纪然易维辰是这本小说的主角,由A1阅读网小编为您推荐。主要讲述了:从被嘲笑的菜鸟到团队秘密武器,她怎样完成逆袭?甜蜜100%!热血100%!燃爆100%!留着短发,身高一七五厘米的纪然珂被错认成男生后,卷入了极度缺人的男子篮球队。身为一个篮球菜鸟,她拖球队后腿,被队友嫌弃,可为了青梅竹马的暖心学霸洛景予,再难也要迎刃而上!

哎呀有点喜欢你

《哎呀有点喜欢你》文章节选

纪然珂又走神了!

化学课上,老师正在讲解用小苏打治疗胃酸过多的原理,纪然珂却在盘算着投篮时的技术动作。

下个月就是三对三篮球赛了,她非常希望可以在比赛中帮助球队得分,虽然她水平一般,到时候只能作为替补上场打几分钟,可是只要有上场的机会,她就要好好表现。

终于,她异常亢奋的眼神和时不时扭来扭去的身体引起了老师的注意。

化学老师推了推眼镜:“72号,说一下小苏打和胃酸反应的方程式。”

“啊?”纪然珂没料到老师会叫到自己,她慌慌张张地站起来,一脸茫然。老师让她说方程式,可是小苏打是什么?胃酸又是什么?

“嗯……”面对老师的提问,纪然珂一会儿挠挠头,一会儿抿抿嘴。一分钟过去了,纪然珂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笨蛋。”一旁的古岩鸣低声咒骂一句,拿起笔在纸上写了什么。他把字条递给纪然珂,“就是这个,快说吧。”

纪然珂看了一眼,小声对老师说:“我……我不知道。”

化学老师摇了摇头,不悦地开口:“那就站到后面去吧。”

“是。”

这还是纪然珂长这么大第一次被罚站,虽然她站在最后,根本没什么人会注意到她,可她还是像被无数人盯着一样,羞愧得红了脸。

“下次千万不能走神了。”纪然珂对自己说。

下课铃响起,同学们迅速收拾东西赶往下一个教室,纪然珂也拿上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

正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一个人倏地挡在她的身前。那人像小山似的,带着数不尽的怨气,好像一只巨大的气球,一戳就爆。

古岩鸣一动不动地盯着纪然珂,冷声质问:“你为什么不说?”

“说……说什么?”

古岩鸣抱起双臂,眼睛瞪得圆圆的:“我已经把答案放在你面前,你为什么不说?”

他承认他是看不惯纪然珂,甚至有点讨厌纪然珂,可是他也懂得恩怨分明,知恩图报。纪然珂曾经在数学课上给他递过答案,他不想欠她的人情,所以在化学课上也会尽己所能帮她一把。谁知道她竟然不领情,宁愿被罚站都不把他给她的答案说出来。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

纪然珂咬着嘴唇,小声说:“我怎么敢?”

“你这是什么意思?”古岩鸣不明白。

还能有什么意思?纪然珂抬头看向他,毫不避讳地将自己的顾虑和盘托出:“谁知道你的答案是真是假?”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古岩鸣就对她充满敌意,不是让易维辰把她赶出篮球队,就是说她这不行那不行,他只要有机会就会对她冷嘲热讽一番,就连上次她投进了篮球,他也要故意做个呕吐的动作挖苦她,她还怎么敢相信他?

“你!”纪然珂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会拿个假答案故意害“他”在老师同学面前出丑?拜托,“他”回答不出问题已经很让人笑话了好吗?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古岩鸣怒不可遏,不过一瞬,他又笑了出来:“你可真笨,连答案是真是假都分不清,笨蛋!笨蛋!笨蛋!”

也不知道怎么了,古岩鸣孩子气的一连骂了三个笨蛋,他在说这些话时,浑身颤抖,似嗔似怨,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古岩鸣快要难受死了,他好不容易愿意放下成见帮纪然珂回答问题,谁知道纪然珂不但不领情,还把他当成落井下石的小人。

真没想到,自己在纪然珂心里竟然是这副模样!

整整一天,古岩鸣都沉浸在这种情绪中无法自拔。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从此以后,他再也不理纪然珂了!对,再也不理“他”!哪怕“他”求自己都不理“他”!

古岩鸣说到做到。

周六下午,礼贤中学篮球队的队员们照例在体育馆集合,古岩鸣一一和队员们打招呼,轮到纪然珂时却故意偏过头,好像把“他”当空气一样视而不见。

算了,纪然珂已经习惯了古岩鸣对自己的态度,要是有一天他热情地和自己打招呼,她反倒会怀疑他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可是他在打球的时候也这样就太过分了吧。

三对三篮球赛马上就要开始了,球队已经结束了基础训练进入模拟球赛阶段,以便提升大家的团队协作能力。

在比赛中,大家密切配合,相互帮助,只有古岩鸣例外,他明明看到纪然珂在篮下却不把球传给她,他明明看到有人扑过来抢她手里的篮球却不上去防守。她不断朝古岩鸣使眼色、做手势,甚至不顾对手在场大声喊话,可古岩鸣仿佛聋了一样,就是不理她。

训练结束,易维辰针对每个人存在的问题进行点评,他说古岩鸣球技不错,只是在细节处理上还有待改进:“打篮球需要的不只是技术,还有球商(打球的智慧),在恰当的时候选择合理的技术动作往往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相信随着比赛经验的增长,你在这一方面也会有所进益。”

易维辰说完,又转向纪然珂。他说话前先叹了口气,仿佛是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情。他沉吟片刻终于下定决心,郑重其事道:“我考虑过了,下个月的三对三篮球赛……你还是不要参加了。”

“什么?”纪然珂还以为自己的问题比较多,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她万万没想到易维辰会直接说出不让她参加篮球赛。难道在他的眼里,她连做个替补球员的资格都没有吗?

纪然珂不甘心,她上前几步追问道:“为什么?”

“呵……”古岩鸣在这时冷笑一声,阴阳怪气地说,“那还用说吗?运球经常运丢,投球经常不进,让你上场有什么用,还好意思问,真是自取其辱。”

“你……”纪然珂回头看了古岩鸣一眼,这个人为什么总是针对她!她顾不上和古岩鸣理论,迫不及待地转向易维辰。她想告诉易维辰,她会打成这样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古岩鸣有意为难她,不然她可以发挥得更好。

然而,易维辰并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事实上,场上什么情况他已经看得一清二楚,现在这个结果,也是他深思熟虑后的判断。

易维辰不着痕迹地将纪然珂抓着自己胳膊的手推开,面无表情地说道:“身为队长,我有我的考虑,希望你能理解。”

纪然珂无语。

如果不能参加比赛,这些天的刻苦训练又有什么意义?

确定自己无缘篮球赛后,纪然珂不仅训练的时候提不起精神,上课时也忍不住唉声叹气。

与此同时,她开始认真思考退出篮球队的可能性。

她本来就不喜欢篮球,现在练了一段时间虽然没以前那么讨厌了,但也谈不上喜欢。再加上学业紧张,打篮球势必会分走一些学习的时间。说实话,她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如果不是她拼着一口气想要向其他人证明自己,她或许早就离开了。

纪然珂矛盾极了,她一会儿觉得自己应该当机立断离开篮球队,一会儿又觉得或许易维辰真的有什么苦衷。

她想起来了,易维辰在说出她不能参加篮球赛时是那样为难,那样欲言又止,好像有什么话想对她说,又因为一些原因开不了口。

易维辰真是太奇怪了,他总说自己笨,却一直没有放弃自己,他不厌其烦地指导自己投篮,却不让自己参加比赛。纪然珂觉得,易维辰仿佛是天上的星星,忽明忽暗,让人捉摸不透。

纪然珂始终无法下定决心,几天过去了,她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每天都在为这件事情心烦。万般无奈下,她想找个无关的人说一说自己的处境,好让别人帮忙分析分析,可是举目四望,教室里的同学们不是在背书就是在做作业,谁会放下学习听她诉苦呢?

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响起,同学们立刻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然而这一次,原本恨不得每分每秒都在学习的礼贤中学学生们竟然停下脚步,冲着一个人大声尖叫。

消息很快传开,整个学校都沸腾了。

“啊!是洛景予,洛景予!”

“天哪!他就是洛景予!以前只听过名字,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我真是太幸福了!”

人群中,还有人激动得流下眼泪:“嘤嘤嘤,我当初下定决心考礼贤中学就是为了能见他一面,谁知道他根本不在学校上课,还好今天见到了,真是老天有眼啊!”

洛景予没料到自己的到来会造成这么大的反响,面对疯狂尖叫的人群,他好脾气地和大家笑着,有人要求握手也不拒绝,还贴心地提醒大家小心一些,别发生什么意外。

“哇!他对我笑了!我要昏过去了!”

“我才应该昏过去吧,我握到他的手了,下次考试一定能拿满分!”

一听到有人说握到学霸的手可以拿满分,大家争先恐后地伸出手,都想趁这个机会沾沾学霸的喜气。

然而刚刚还“来者不拒”的洛景予突然变了脸色,他婉拒了握手的要求,对挡在前面的人说:“不好意思,可不可以让一下。”

洛景予从人群中挤出来,冲到一个人面前。

“然然!”洛景予唤了一声,唇边挂着无比温柔的笑容。

纪然珂看到他怔了怔,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经历了之前的种种,纪然珂已经对两人的关系有了新的认识,他们曾经亲密无间,以后也会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人注定会有各自的生活、各自的圈子和各自的情感,她也该从对洛景予的依赖中走出来,加倍努力过好自己的生活,希望有一天可以让洛景予充满自豪地把她介绍给他的朋友们。

她终于可以坦然面对洛景予关切的目光,微笑着问:“你怎么来了?”

“接你训练啊。”洛景予说,唇边的笑容更深了。

“训练?”纪然珂撇了撇嘴,“你又不是不知道,易维辰都不让我参加比赛,还有什么好训练的。”

“你说奇怪不奇怪,就是他让我来接你去训练的。”为了备战即将到来的三对三篮球赛,易维辰决定每周一三五下午放学后加练一小时,今天是周一,是第一次加训,易维辰特意嘱咐洛景予,让他叫上纪然珂一起来。

纪然珂皱眉,不知道易维辰为什么要这么做。

“其实,我也不赞成你参加比赛。”洛景予摸着下巴说,“我想易维辰应该和我想的一样,不让你参加比赛是害怕你受伤。你忘了吗,球星乔比斯就是在比赛中被对手恶意犯规才扭伤脚踝,结果整个赛季报销,又是手术又是复健,很长一段时间连路都走不了。”

“受伤?”纪然珂问,这确实是她没有想到的。

“是啊。”洛景予说,“篮球比赛不比平常的训练,大家在赛场上你争我夺,撞一下绊一下都是常有的事,更别说有人为了赢球一时头脑发热做出什么不该有的动作,你一个女孩子,又是新手,还不懂得怎么保护自己,在赛场和一群男孩子比拼,实在是太危险了。”

“我不怕!”纪然珂脱口道。她是篮球队的一员,一定要和队员们共进退,怎么能因为害怕受伤而逃避比赛?

“然然!”洛景予再次唤了她的小名,只是这一次,他无奈地加重语气,“这不是讲义气的时候,受伤不只是承受身体上的疼痛,还很可能耽误学习,甚至影响你以后的人生。要是和别的队比赛,或许也没什么,可是我们的对手是唯实中学篮球队,他们都是些什么人,相信你再清楚不过了。”

洛景予有着极好的教养,他聪明绝顶又善解人意,纪然珂与他相识多年,从没听他抱怨过谁又说过谁的坏话。然而这一次,纪然珂注意到,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厌恶在他清澈的双眸中一闪而过。

纪然珂知道,洛景予不好明说,因为唯实中学篮球队的队长是她表哥。其实她也不喜欢这个表哥,他凶狠霸道不讲道理,她从小到大没少受他的欺负。那天在裕华路上,她已经领教过了唯实中学篮球队队员的“脾气”,那些人果然是表哥一手训练出来的,说话的腔调摆出的架势无一不让人胆寒,这要是真到了球场上……

“好吧……”纪然珂怅然地说道,得知易维辰不让自己参加比赛并不是因为自己技艺不精,而是害怕她受伤后,她心中的不快总算去了几分,“可是易维辰为什么不直接和我说?”

洛景予笑了:“他当着其他人的面说害怕你受伤不让你参赛,别的队员会怎么想?”

“可是……”纪然珂还是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

洛景予也微微蹙眉:“我猜想,说不定他已经知道你是女生这件事。”

“不会吧,怎么可能……”如果易维辰知道她是女生,为什么还会让她留在篮球队,还要教她打篮球?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几天后,三对三篮球赛正式拉开帷幕。

在距离肯麦麦汉堡店不远的一处露天球场上,礼贤中学篮球队正在和唯实中学篮球队进行激烈拼杀。对于这场比赛,两队酝酿已久,大家都想在这场比赛中赢得胜利。

这是纪然珂第一次在现场观看篮球赛,相比平常的训练,正式比赛明显更激烈、更精彩、更让人目不暇接。奇幻诡谲的脚步,风驰电掣的篮球,肌肉碰撞的闷响无不震撼着她。

因为这次比赛只是初赛,到场观看的人并不多,仅有的几个人还是唯实中学的学生。至于礼贤中学的学生,他们终日忙着学习,如果有什么英语、数学方面的讲座,他们大概还会去听一听。篮球比赛?那只是浪费时间罢了。

唯实中学作为传统篮球强校,不只有一支技术过硬的篮球队,还拥有一支十分专业的啦啦队。她们有着一样的身高,一样的身材,拿着一样的花球,穿着同色的短袖短裙。她们又蹦又跳,各种舞蹈动作、加油口号信手拈来,每当唯实中学进球或是礼贤中学失误时都会欢呼一阵,给唯实中学篮球队涨了不少气势。

相较之下,礼贤中学这边着实冷清了一些。

纪然珂不甘心,她在场边又叫又跳:“礼贤中学加油!易维辰加油!洛景予加油!古……”

纪然珂猛地一顿,她为什么要给那个讨厌鬼加油?

算了!谁让他们是一个团队的?

纪然珂一跺脚,继续扯着嗓子喊道:“古岩鸣加油!”

然而让人遗憾的是,比赛刚开始不久,古岩鸣就被对方一个恶意犯规推倒在地。当时古岩鸣正带着篮球进攻,他晃开防守杀到篮下,准备投篮时却被防守他的人从后面推了一把。古岩鸣不仅球没进,人也摔了个狗啃泥。

更可气的是,唯实中学啦啦队笑成一片,好像在嘲笑古岩鸣球技不精当众出丑,丝毫不为自己队员的行为感到羞愧。

古岩鸣哪里受过这种气,他爬起来一把揪住推他的人,想和对方理论一番,结果被裁判判了个双方犯规。

看到这个结果,纪然珂气得直跺脚:“怎么那么冲动!”现在好了,赔了夫人又折兵。

比赛继续进行,唯实中学一方依旧小动作不断,不是故意缠住对方手臂,就是偷偷抓一把对方球衣,或是用膝关节去顶对方的大腿。这些动作看似无伤大雅,最多就是让对方摔一跤,其实严重一些的话很有可能会让对方受伤。

然而,礼贤中学篮球队并没有被吓倒。

不管唯实中学使出怎样的手段,礼贤中学篮球队始终保持着自己的节奏,大家团结一致,密切配合,跑动、传球、上篮……每一次进攻和防守都如行云流水一般。

即便纪然珂一刻不离地紧紧盯着,还是觉得自己的两只眼睛不够用。她明明看到篮球在对方手里,不知道怎么就被洛景予抢了下来,他明明已经跳起来准备投篮,球却没有冲篮筐而去,而是拐了个弯到了古岩鸣手里。

最刺激的一次是易维辰掌控了篮球,他一边在身边轻拍,一边给易维辰和古岩鸣使了个眼色。两人会意,立刻按照之前的约定做好掩护。

其实所有人都明白易维辰想做什么,但就算没有洛景予、古岩鸣挡着,他们也拿易维辰毫无办法。

宋乾坤也看出了易维辰的意图,在易维辰开始提速的同时,他迅速移动到篮下准备防守。不过宋乾坤的这一动作并没有对易维辰造成任何威胁,他几步跑到篮下,纵身一跃带着篮球向篮筐暴扣。

与此同时,宋乾坤也跳了起来,也许是他的起跳晚了一些,也许是他的弹跳能力差了一些,总之,易维辰以势不可当的劲头隔着宋乾坤完成了扣篮。而宋乾坤呢,只能狼狈不堪地一退再退,眼睁睁看着篮球跃入篮筐。

“天哪!我看到了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就连唯实中学的学生也忍不住惊叹:“好棒啊!太厉害了吧!实在是太精彩了!”

宋乾坤也不是吃素的,他在拿到球后没有恋战,报复性地回敬了一个三分,刚刚领先的礼贤中学又被反超。

礼贤中学篮球队并没有因此乱了阵脚。

洛景予凭着超高的球商,看准时机无球跑动到篮下,一个手势后,正被两人夹击的易维辰将球传给他。因为这边无人防守,洛景予轻轻一跳便将篮球送入篮筐。

被人轻而易举钻了空子,唯实中学的队员们大为光火,更让他们恼怒的是,明明势在必得的球竟然被古岩鸣飞身一跳硬生生从篮筐上把篮球打了出去。

这下,唯实中学篮球队的队员们再也坐不住了。

以前,他们还会背着裁判使用小动作,这一次,被盖帽的队员直接用手肘击打古岩鸣的面部,古岩鸣大叫一声摔在地上,鼻血一下子喷涌而出。

哨声响起,比赛暂停。

纪然珂跳脚大骂:“喂!你们太过分了吧,这到底是打人还是打球?”

那些人嬉笑一阵,根本没有道歉的意思,好像这一切都是古岩鸣咎由自取。

眼看着有人“血洒当场”,唯实中学篮球队的队员们并没有就此罢手,很快,更过分的一幕出现了。洛景予迎着防守将球打进,随后因为用力过猛摔在篮下。唯实中学篮球队的队员表面上跑去捡球,实际上趁机向洛景予的后脑踢了一脚。

刚准备站起来的洛景予立即捂着头部倒了回去,一脸痛苦。

“洛景予!”纪然珂赶忙跑上去查看洛景予的伤势,她蹲在他的身旁,关切地问,“你还好吧?”

洛景予勉强扯出一丝笑:“唯实中学篮球队还挺客气的,送了我一个‘包’,就是这个‘包’不能背。”

“噗……讨厌……”纪然珂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洛景予还能开玩笑,说明他应该没什么问题。

可是……

纪然珂很快将目光转向场上,唯实中学篮球队摆明了要对他们下黑手,之前是古岩鸣,现在是洛景予,下一个会不会是易维辰?

想到这里,纪然珂的心瞬间揪了起来,她一刻不离地盯着那个人,生怕他也会出现意外。

果然,没过多久,不甘寂寞的唯实中学再次下手了!

当易维辰在边线外捡起出界的篮球准备回来时,站在场边的替补球员竟然假装无意般向易维辰伸出脚。易维辰立时一个趔趄,还好他及时稳住身子才没有跌倒。

“你干什么?”易维辰问。

“没干什么。”那人耸耸肩,向易维辰做了个鬼脸。

这分明就是挑衅!就算没有伤到易维辰,也很可能会影响到易维辰的情绪。

“不要脸!”纪然珂气不过,冲着那人大喊。

易维辰没有多说什么,他走上球场,用接连不断的进球给了那人最好的回应。

相比之下,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随后出场的礼贤中学篮球队队员们因对手的暗算接连受伤,球队终于来到无人可用的境地。虽然说易维辰具备以一敌三的实力,可真的要他以一敌三吗?

古岩鸣不服气,他猛地站起身,强撑着说道:“我能行……”仅仅在下一秒,他的鼻血便涌了出来。

纪然珂没好气地说:“好了,你连血都没止住,还怎么打。”

古岩鸣仰起头,恶狠狠地瞪着她:“我不打?难道靠你?”

纪然珂不说话了,因为她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或许真的可以靠她。

“不行!”正在这时,洛景予在另一边毫不留情地回绝了这个提议。唯实中学篮球队果然如他所料,个个出手狠辣,他们几个还算有些基础的男生都招架不住,更别说纪然珂一个女孩子。

他绝不能让纪然珂冒险。

纪然珂却在这时莞尔一笑,她不顾洛景予的阻拦换上代表礼贤中学篮球队的黄色球衣,胸有成竹地对洛景予说:“放心吧,他们不敢把我怎么样。”说完还不忘朝他眨眨眼,似乎是在暗示什么。

见纪然珂跑上赛场,易维辰有一瞬的意外,不过他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拒绝她参赛,而是面无表情地嘱咐了一句:“小心些。”

……

礼贤中学篮球队和唯实中学篮球队打了平手,按照规则,两支队伍将进入加时赛,率先进球的一方即为获胜方。

在掷硬币环节中,唯实中学拿到球权,首先发起进攻。只见宋乾坤带着篮球,不紧不慢地拍着,仿佛闲庭信步一般。在场的所有人禁不住屏息凝视,大家都想知道这个球是不是就是那个决定两队胜负的关键球。

终于,在时间即将耗尽的时候,宋乾坤突然发起进攻,他如同猛虎下山,带着篮球向篮筐扑去。

起跳,飞跃,扣篮……

宋乾坤顶着易维辰的防守将篮球送入篮筐。

几乎是在同时,全场掌声雷动,欢呼声、尖叫声此起彼伏,响彻云端。宋乾坤还不满意,他不断向全场抬手,似乎是在示意大家的掌声更猛烈一些,欢呼声更热切一些。

“我们赢了!队长,你太厉害了!”

唯实中学篮球队的队员们围上来,宋乾坤却顾不上和队员们庆祝,他转头向礼贤中学篮球队的方向看了一眼。

他特意找到易维辰,扬起嘴角,投去一个挑衅的眼神。他要向所有人证明,易维辰能做到的他也能做到,而且他会比易维辰做得更好。

不只是易维辰受到了“挑衅”,礼贤中学这边的人都把宋乾坤嚣张不可一世的模样看在眼里。

古岩鸣的鼻血总算止住了,他下意识握紧拳头,对易维辰说:“太过分了,我们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洛景予看到这番情景,急忙拉住易维辰:“千万不要冲动。”

露天球场依旧是一片欢乐的海洋,唯实中学的学生们跳着闹着,还有人趁机向礼贤中学叫嚣:

“胜利终将属于我们!”

“高分低能!”

礼贤中学名声在外,重点大学达线率远超其他中学,这些学生因为没考上礼贤中学,没少受父母长辈的责备,现在总算有一样能胜过礼贤中学,当然要抓住这个机会好好炫耀一番。

“哈哈哈!”唯实中学的学生们笑成一团,好像许久没有遇到这么开心的事情了。

望着那些笑脸,易维辰紧绷的神经忽地一松,他轻叹一声,对队员们说:“走吧。”

伴随着落日的余晖,礼贤中学篮球队黯然离场。

“就……就这么结束了?”直到球队离场,纪然珂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她恋恋不舍地回望着球场,不相信比赛就这么结束了。

她才刚刚上场,还没有跑动两下,还没有摸到篮球,甚至还没有在赛场上实践一下自己苦练的投篮技术,竟然就这么结束了?

见整个队伍情绪低落,洛景予想方设法活跃气氛:“其实我们已经很了不起了,队员们接连受伤还能坚持到最后和他们打平,要是换个队伍说不定早就认输了。”

见大家还是闷闷不乐,洛景予又说:“没关系,比赛嘛,一定有输有赢,其实输也不是坏事,正好能帮我们找到不足,只要补足短板,下次一定赢回来。”

队员们依旧垂着头不说话,洛景予只好使出撒手锏:“不如这样吧,时间也不早了,大家肯定饿了,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你们说吃什么比较好?”

一提到吃,大家果然变得积极起来。

在一阵七嘴八舌后,纪然珂提议道:“我请大家吃火锅好不好?”

“好啊。”队员们欣然应允。

宋妈火锅店还是老样子,老旧的招牌,新鲜的食材,热辣的红油,大呼过瘾的食客,队员们还没走到店里便闻到了诱人的香气,所有人都禁不住吞了吞口水。

纪然珂把菜单递给大家,让他们不要客气。

大家依次在菜单上选自己喜欢的菜品,轮到古岩鸣时,他却低着头不说话。

纪然珂不得不开口询问:“你想吃什么?鸭肠?毛肚?”

放在桌子上的手逐渐用力,大家可以清晰地看到上面突起的青筋,气氛瞬间降至冰点,所有人都看出古岩鸣不太对劲。

突然间,他猛地一拍桌子,大声喊道:“我受不了了!”

古岩鸣指着纪然珂,愤然道:“都怪你!如果不是你,我们根本不会输掉比赛!”

“啊……”古岩鸣的话好像是一滴水进了油锅,引得众人一片哗然。

有人小声替纪然珂辩解:“加时赛中用抛硬币决定谁先进攻,进攻的一方获胜的概率自然大一些,这基本上就是靠运气,怎么能怪‘他’?”

“我不是说这个。”古岩鸣断然道,“如果是我们技不如人输了也就输了,可是这样输掉比赛,我实在不甘心。”

他倏地转向纪然珂,恶狠狠地问道:“说,你为什么要在比赛前见宋乾坤,你和他到底有什么关系?”

“啊……”众人又是一片哗然。

宋乾坤?就是唯实中学篮球队的队长?他凶神恶煞的模样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大家躲还躲不及,怎么会有人主动去见他?

有人小声问:“你会不会看错了?”

“当然不会!别人我能认错,‘他’这个又蠢又笨的样子,我能认错吗?”那天,他看到宋乾坤向这边走来,下意识想跑,可是看到走在前面的纪然珂还浑然不觉时,又觉得他不能就这么跑了让纪然珂置于危险之中。

以前不能,现在也不能。

但是,结果出人意料,纪然珂见到宋乾坤,不仅不躲,还热情地向他打招呼,纪然珂百般讨好似的笑着,又是向他鞠躬,又是摇晃他的胳膊。古岩鸣浑身冰冷,他从来不知道纪然珂还有这样一面!

变态!果然是个变态!

更让古岩鸣不解的是,那个嚣张跋扈的宋乾坤就这么任由纪然珂缠着他,他虽然自始至终仰着头不怎么搭理纪然珂,可他周身竖着的棱角再没有了杀伤力,完全变成了一只藏着獠牙的小猫。

古岩鸣惊呆了,他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

“说!你和宋乾坤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众人的目光投来,纪然珂一下子变成众矢之的。

她急得满脸通红,慌慌张张地向大家摆手:“不是,不是这样的……”

洛景予也在一旁解围:“也许有什么误会。”

“误会?”古岩鸣冷笑一下,“我也觉得是个误会,所以我之前看到‘他’去见宋乾坤什么都没有说,现在我越想越觉得不对。难道你们没有发现吗?加时赛的时候,原本像牛皮糖一样甩也甩不掉的对手突然变了,他们不仅不防守‘他’,迎面撞见也会绕开,这还不能说明问题?”

“对啊,好像是这样的……”

“我也觉得奇怪……”

“那些人像饿狼一样恨不得对所有人下狠手,怎么偏偏对‘他’例外……”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纷纷将矛头指向纪然珂。向来处变不惊的易维辰也微微蹙眉,开口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我……”纪然珂百口莫辩,急得快哭了。她看看易维辰,又看看洛景予,最后把目光落在不断翻滚的火锅上。

她,要把实话说出来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