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 手机版

首页言情→ 我在王府修身养性

我在王府修身养性

微我无酒 著 主角:越青晏穆峥

完结 付费s 言情 古代 穿越 重生

前世,她为男人斗了一生。 至死方知,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重生,她只想做个佛系王妃,奈何却是个道系脾气! 拳打小妾,脚踢白莲,更引来大猪蹄子狂追不舍。 别这样好伐,本王妃不缺胶原蛋白哒!...

12万字 更新:2019-05-21 10:36:22

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我在王府修身养性》小说连载于掌文小说,作者微我无酒,越青晏穆峥是这本小说的主角。主要讲述了:前世,越青晏为了心爱的男人争斗半生,最终男人却忘恩负义,越青晏含恨而终,重来一世,越青晏不再过问事事,只想安稳过完这一生,怎奈总是管不住自己的脾气,对于那些主动来招惹她的人,她不能不闻不问,谁知,那个无情的男人竟然对她狂追不舍,这让越青晏很无奈。

我在王府修身养性

《我在王府修身养性》文章节选

承乾宫。胤帝正在批阅奏折。

太监回禀,说燕王夫妻已经离宫回府了,又说皇后认了越青晏为义妹,赏了师贵人恩典。

胤帝听了,未置可否的笑笑。他知道皇后的心思,只觉得她是杞人忧天。胤帝精于制衡,皇后之位不是随便什么女人都能做的,讨他喜欢是一方面,平衡后宫与前朝才更重要,皇后季氏和她的家族是胤帝精挑细选出来的,一时半刻他都没有废立的想法,但他并不介意皇后有危机意识,这也是制衡的一种。

真正让他感兴趣的,是穆峥和越青晏。

他原以为这个弟弟会非常厌恶他硬塞给他的王妃,可如今看来却超乎他预料,前朝后宫本就是同一盘棋,而穆峥竟然愿意为越青晏一脚踏入他素来避之不及的朝廷斗争,成为皇后的筹码,真是意想不到。但这样也好,或者说,这样更好。胤帝意味不明的笑了,他这个弟弟藏得太深,他还以为穆峥会一辈子龟缩下去呢,那样多无趣啊,胤帝心情大好,便大笑出声,而皇后进来时,看到的正是开怀大笑的胤帝。

“可是有什么喜事,让皇上这般开怀?”皇后自觉上前为胤帝研磨,边笑问道。

“很多。西南大捷、祁州丰收,不过这些都比不上皇后认了个好妹妹。”

皇后手下一僵,强自讪笑道:“皇上又调侃臣妾了。”

胤帝也不戳穿她,转了话题:“皇后觉得,老七待越青晏如何?”

皇后莞尔:“吵吵闹闹的倒是有趣。”

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却已经给出了答案——若真是厌恶,哪还有吵闹的机会?她其实能看出穆峥和越青晏之间的气氛算不得好,但端看穆峥肯为越青晏撑腰,就不能轻言不喜,便只说是不厌。

胤帝龙目微凝,正要说什么,门口小太监忽然慌慌张张的来禀报,说是太后过来了。

“母后?”胤帝夫妻对视一眼,她来做什么?

大胤太后魏氏虽是胤帝的亲母,但母子关系却不算融洽,她生胤帝时只是个才人,位分太低不能养育皇子,于是胤帝便抱给了当时的贵妃张氏抚养,与亲母的关系自然生疏。等胤帝长到6岁,魏氏又诞育子嗣,此时她已晋了位分,可以亲自抚养幼子了,注意力就更不在这个别人养大的儿子身上了。

再后来,张贵妃仙逝,胤帝回到生母身边,可这时他已成年,这对儿母子从来便没有培养过什么感情,相处全凭礼法,胤帝继位后,魏太后便幽居慈宁宫吃斋念佛,从不问宫务政事,母子俩除了晨昏定省、年节宫宴,极少见面,更别提太后亲自踏足承乾宫来找他了。

所以,对于太后的到来,胤帝很是意外。他忙和皇后迎了出去,就见魏太后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儿子(臣妾)给母后请安。”帝后二人见了礼,太后哼了一声算是答对,直走到内殿侧榻气呼呼的坐了。

胤帝挑挑眉,跟过去:“是何人惹了母亲不快?且告诉儿子,必重重处罚!”

“这人不就是皇帝你!”太后怒道,“看你赏的好婚事!哀家听说那个越氏,大闹宫廷,还意图自戕?!这样的疯妇,你怎就塞给了峥儿?!”

胤帝目光冷了下去,宫道上的事不光彩,他早在第一时间便下了禁口令,远在慈宁宫的太后从何得知?又是谁敢违抗圣旨跑去太后身边嚼舌根?他这边还不明白,皇后却忽然想起个人——徐姑姑。

这人是太后派到越青晏身边的,说是教导礼仪,实则是监视看管,刚才宫道上场面混乱,他们都没留意这位亲信姑姑的去向,想来这传信的人必是她了。

另一边,魏太后痛心疾首:“峥儿堂堂王爷,就算不娶个藩国公主,相个世族贵女也是好的。这个越氏,她父亲不过是给先帝爷伺候笔墨的奴才,母亲更是不清不楚的野路子,这样的出身,若是性情温婉容资出众,峥儿喜欢,纳为妾室哀家也不说什么,可你看看她如今疯成什么样子,如何能作嫡妃!”

胤帝脸色微沉,但仍耐着性子解释:“越泰如今已是二品户部侍郎,代行尚书之职,朕又给越府加了爵,皇后也认了越青晏为义妹,论出身她并不差什么。至于性情,母亲莫要听那些闲言碎语,越氏年纪小,活泼跳脱些在所难免,日后慢慢历练便是。”

“若当真这么好你怎不收进宫里宠着?!”魏太后横眉立目,一摔佛珠,“皇帝,我知道你心里一直埋怨哀家偏心,可峥儿到底是你弟弟,再怎么样你也不该拿他的婚事来胡闹,哀家不管,你即刻便下旨将那越氏休弃了,再给峥儿另寻良配!”

胤帝也起了火气,语气生硬:“圣旨不同儿戏,越氏未犯七出之罪,恕儿子不能从命。”

“你!”魏太后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胤帝正要说话,胤帝下一句已经跟了上去:“儿子也要提醒母亲,您若想老七活得好,有些话最好慎言。”

他一步迫近魏太后,把她逼得又跌坐回去:“太后不要忘了,朕才是你亲子。”

男人目光嗜血,闪着暴虐的冷光,魏太后骤然想起面前这人的手段,平日里看惯了他一副孝子贤孙的模样,却忘了这个人是个杀起手足兄弟都不眨眼的主儿,她心中起了惧意:“你……你要拿峥儿如何?”

看她怕了,胤帝便笑了,他抬手为魏太后梳整了耳边碎发,慢条斯理道:“母亲说的什么话,朕不会拿老七怎样,母亲不是喜欢舒家那丫头吗,朕择日便把她赐给老七为妾。”

魏太后此刻也稳了心神,知道胤帝既然已打定主意给越青晏撑腰,那她再多说也是无益,便只能从别处讲条件了,遂退步埋怨道:“舒丫头这样好的苗子,只当个妾也太委屈了,怎么也得封个侧妃吧,那个越氏也不像是个会持家的,不如就让舒丫头主持中馈吧。”

胤帝笑意沉沉:“都依母亲的便是。”

魏太后谈好了条件,便忽然不知道跟这个儿子说什么了,干巴巴的关心了几句胤帝的身体饮食,就坐不住了,胤帝自然也没留她的意思,扶着她恭送出门,徐姑姑正垂首候在外面。

太后扶着徐姑姑的手,慢慢悠悠的往凤辇停靠的宫道上走,待走了几步,她忽然停了脚步回头去看乾清宫,宫门口早已没了胤帝身影,魏太后突然就落下泪来,端是把徐姑姑吓了一跳:“太后?!”

“这孩子……还在怪我。”太后垂泪道,“他怎知哀家当年的苦,哪个做母亲的愿意跟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分开?”可她不是没有办法么!张贵妃得宠,要了她的孩子,还不准她探望,那时候她日思夜想,几乎要把眼睛哭瞎,后来好不容易生下幼子,勉强聊以慰藉,可没几年幼子又去了。先帝怜她,把刚刚丧母的穆峥送到她宫里,两个孩子年龄相仿,模样也相似,她便把全部的爱都倾注到了穆峥身上。

“珲儿去的那样早,要不是还有峥儿陪着,哀家心都要死了。”魏太后怨道,“他总怪哀家偏心,可他怎么不看看如今坐在御座上的谁?”为了胤帝这个皇位,她魏家没少出力,可胤帝却全不领情,称帝之后一再削压魏家权柄,为此魏家上下早已心有怨愤,还不都是她在帮忙压制安抚么!对魏家而说,扶植胤帝全是看在他身上那一半魏家血脉以及魏太后极力维护的份上,如若不然,扶植对魏家更亲和的穆峥,再让他娶魏家女诞育皇子,也不是没有可能。这孩子怎不看看她的辛苦!

这话吓得徐姑姑忙四下打量,只怕被有心人听了去:“太后,为了王爷,还是莫要说了吧。”

魏太后于是想起了胤帝的警告,打了个哆嗦,不再说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