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 手机版

首页言情→ 南木向暖北枝寒

南木向暖北枝寒

李依咪 著 主角:娅枝卢定涛

完结 免费 虐恋 豪门 霸道 现代言情

娅枝出生前,七岁姐姐的病逝让温婉的向妈妈患上躁郁症。娅枝是在妈妈近乎极端的控制欲中长大的,年幼的记忆里,向妈妈是会像捆玩具熊一样捆绑女儿,歇斯底里地喊着“谁也别抢我的宝贝”的女人,也是会低声下气地道歉,只害怕娅枝离开她的可怜母亲……卢定涛是娅枝生命中的贵人,娅枝不明白这个比她大两岁的男孩为何闯入她的生活,他会冒着挨打挨骂的风险教训她,会想尽办法督促她自己上学和上台演讲,会讨人厌地断她的退路,逼她放弃逃避...一场贪腐风波让多年悬案重现,娅枝隐约意识到——姐姐并非病死。二十年悬案侦破,现实令人窒息——我爱你,你引我走出深渊,我又不能爱你,你的血脉联通深渊之底,我不能也不愿再回顾的地方...

20万字|1898次点击 更新:2019-02-18 14:34:15

在线阅读

免费阅读

《南木向暖北枝寒》小说连载于白马时光中文网,娅枝卢定涛是这本小说的主角。主要讲述了:在娅枝的印象中卢定涛还停留在那个在她生日那天打了他的印象中,无论大人们说卢定涛有多温和,多优秀,在娅枝心里他就是一个大混蛋,所以娅枝从来没想过要在卢定涛面前讨乖撒娇,因为这个男人知道她所有的糗事。因此娅枝也觉得无所谓了,可是为什么如此优秀的卢定涛一定要盯着她呢?从小打到,娅枝简直就是被卢定涛盯到大的,小时候她学习不好,卢定涛就盯着她学习,现在长大工作了,卢定涛又盯着她面试。这个男人到底想要干嘛?

南木向暖北枝寒

《南木向暖北枝寒》文章节选

“当时是没有,”阿三终于露出了隐隐约约的笑容,仿佛在追忆那个久远美妙的夏季:“后来我们成了朋友,我也成功地抢劫到了不止一个微笑。她是住别墅区的,父母不喜欢我,我就周末躲在离大门稍远的地方等她逃脱出来,她说笼子里的小鸟很可怜,我就带上兄弟深夜潜入花鸟店,放走了整个市场的鸟。那可是我人生第一次派出所一日游呢。”

“可是传到她父母耳中,就成了我是个贼,进店偷走了全部的钱。”阿三笑出声,不知是幽默的自嘲还是真的觉得,这是自己格外有趣的往事。

和畅听着这青春小说般的故事,神色间不由得流露出向往之情,她羡慕那个单纯普通却被另一个人当做天使的小女孩,想象着她得以在十几岁的年龄逃脱家庭的桎梏,和叛逆少年闲逛玩乐时的情形。

和畅忍不住发问:“后来呢,她去了哪里?”

“她死了,”渐渐地,阿三收住了笑容,语调却依旧平稳得不带感情:“是被人杀害的。”

女孩死的地方,正是那条极其狭窄的小巷,死状凄惨得让阿三至今不忍形容。当被问及女儿生前是否与什么可疑人员交往时,女孩的父母略一沉吟,说出了韩三成的名字和样貌。

再后来,韩三成就成了阿三,无人相信的阿三。

“被杀害……”和畅听闻这个结局后,目光定定地望着对面的橱窗,口中重复了几遍这骇人的字眼。

阿三显然没有料到和畅的反应会如此强烈,向来淡漠的他竟有些慌了,他尝试着笨拙地道歉:“对不起……是我,吓到你了吗?”

“不,不是的,”和畅神色稍缓,向他摆摆手:“我只是……有些不舒服,想早些回家,我们改天再一起玩好吗。”

和畅勉力让自己镇静,直到绕过一个拐角,脱离了阿三目送她的视线后,她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顾路人诧异的眼光,一路飞奔回家,将自己关在房间里痛哭起来。

和畅很想找到一个倾诉心声的对象,于是她给向娅枝编辑了一条信息,那条信息并没有被发出去,因为当和畅犹豫着要不要按下发送键时,手机已经被和惠风轻轻抽走了。

“你还是最好不要联系娅枝。”和惠风轻声却坚决地对女儿说。

和畅忽然下床站起,狠狠地将刚才去打印店取回来的材料摔在地上:“你做这些事情究竟有什么意义!”

和惠风显然没有料到,向来懂事能干、像自己一样干练利索的女儿,也会有需要发泄情绪的时候,她太过震惊,以至于会任由那些印着图片文字的A4纸砸在自己身上,一片片散乱地落到木地板上,似乎要用力地贴合得毫无缝隙,终化成一块块揭不起的痂。

“从小到大,没有人陪我去过公园游乐场,家里一直缺钱,因为你总是请假,把工作放在一边忙协会的事情。长大一点后,我就腾出学习功课的时间帮你印材料,去一家一户地发传单、召集人员,去上网发帖子,去给领导寄信……人家周末去玩去放松,我一次都没有!我不是不愿意帮你,你想要较真那过去的事情,可是我们最要紧的现在又怎么办呢?我们牺牲了这么多的当下,就是为了供养你的一个不太可能有结果的信仰吗?可是如果你忙碌一场还是什么都改变不了呢?该发生的还是会再发生呢?妈妈,我不想被困在这,我也想往前走啊……”

从震惊中渐渐脱身的和惠风缓慢地走向女儿,她轻轻拍着女儿的脊背,心生一种“她已经长得这么大了”的奇妙感慨,她竟觉得触碰骨肉的亲近感觉是如此久违。一直以来,她的确忽略了太多女儿的感受了,和惠风那双平日里始终放着坚定的光的双眼,终于也默默流下泪来,母女二人的泪一滴滴洒在地板上,总算有一两滴打湿了那些硬着冰冷铅字的纸张。

最终还是和畅先从情绪中平复了过来:“妈,我错了。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

和惠风这下彻底绷不住心弦了,她紧紧地拥住女儿,用力将她揽在怀中,不让她继续说下去:“是妈的错,妈的错,啊。”

“那会先不开了,你在家最后一个假期了,好好去玩吧。”和惠风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但还是不要告诉娅枝任何事。”

“因为我答应过你向阿姨。”和惠风望着窗外的街道,过去那些年沿着熟悉的路,她曾不止一次前去拜访向妈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